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54章 0154

作者:水心清湄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第156章

    翌日。

    施青瑜從頭疼中迷糊清醒,她眼睛還未睜開, 就感覺她身邊有個溫熱的身體, 這觸感……瞬間讓她完全清醒了, 她連忙睜開眼,等到看到旁邊睡著的是誰后,她再也沒有了其他的動作。

    定定地瞧了好幾眼, 然后抿嘴笑了笑, 然后以更舒服的姿勢繼續側身躺著。

    昨晚上明明臉上寫著拒絕, 現在倒好, 竟然不問她就直接和她睡一塊了。

    口是心非這個成語原來在哪個男人身上都能適用啊。

    欣喜過后, 施青瑜才慢慢讓心緒恢復了點理智。如果師父只是為了和她躺在一張床上, 師父也沒必要將她打暈。

    這多瞧幾眼, 施青瑜立刻湊了過去,然后用手去撥弄周懷瑾的頭發, 因為她敏銳地察覺到周懷瑾一層黑色頭發里面帶了點白。

    只是她才伸出手,就被抓住了。

    “別動。”

    施青瑜見他已經睜開眼睛, 忙笑著打招呼:“早。”

    周懷瑾微微點頭:“既然醒了,便起來。”

    施青瑜微微縮手,乖巧地答應了, 根本一點都不問昨天的事。

    周懷瑾對施青瑜的小心思心知肚明,果不其然,施青瑜明著準備下床,卻在頃刻間就轉了回去,其目的就是周懷瑾的頭發。

    別說周懷瑾了解施青瑜, 就是不了解,施青瑜這突然的動作在武力值相差大的時候也不會有任何作用。

    只是這是按照之前的兩人的實力可觀來說。

    但現在……施青瑜只這么一動,她立刻就發覺她的身體溫熱,熟悉之極的真氣盤旋在她的筋脈各處,這本能地去抓周懷瑾,速度之快比尋常的她快了十幾倍。

    而周懷瑾,提前做好了準備,雖然躲了過去,可還是讓施青瑜觸摸到了。

    周懷瑾的頭發還是黑色的,只是夾雜了幾十根白色而已。可是還是讓施青瑜變了臉色,因為她筋脈里的真氣,還有師父剛剛躲避的動作并不像是師父之前所表現出來的實力。

    所以,施青瑜不難想象,昨晚上發生了什么。

    以施青瑜存留的知識告訴她,她體內的傷勢是沒有辦法的,以前她也是這么認為的,可是如今……施青瑜暗自運轉了下筋脈中的真氣,她的丹田依舊未好,但是筋脈里的真氣卻是十足,以之前武功未失每天所用的微量真氣來算,她筋脈里的真氣可以讓她用上幾十年。

    這么渾厚的真氣,施青瑜就算沒有達到過宗師境界,也能估算出至少是師父的全部。

    “你……做了什么?”施青瑜很生氣,她的閱歷的確是對她的傷勢沒有什么辦法,可是師父在她小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宗師修為,也難保他不會有找到什么詭秘的法子。

    但是道理是相通的,就算找了法子,她這傷勢付出的代價絕對不少,就師父那身體,才被她用全部修為救回來,這才三年,根子還沒完全修復好就又還回來了,他難道不要命了嗎?

    這時候,她的眼神也是從所未有過的危險,這時候如果呂安在,就會知道此時的施青瑜是真正生了怒火。施青瑜的脾氣很好,甚至在看到魔教的人殺害呂氏一家,她的心底也不會生氣憤怒。

    所以,往往施青瑜真的生氣,呂安也難以安撫。

    屋內的桌子椅子開始晃動。

    周懷瑾微微皺眉,也是頭一回見到施青瑜這樣的情緒,這情緒讓他有些吃驚,仿佛這怒火如同走火入魔沒了理智一般。

    他其實已經做好青瑜生氣和擔憂的心理準備,卻沒料到會是這模樣。他喊了一句:“青瑜。”

    施青瑜定定的看著他:“你做了什么?”

    周懷瑾發現屋子里的桌椅顫動得更厲害了,這是青瑜真氣溢散的原因,屋內的玻璃杯突然蹦碎,周懷瑾微微閉眼,雙手微張。

    一切顫動都被壓制下來。

    施青瑜心里松了口氣,師父能夠壓制她這番溢散暴動,那么身體沒有付出讓她恐懼的代價。可隨后,她眼睛的還是紅了。

    因為周懷瑾此時的頭發又白了一些,她不敢再妄動真氣,只是迅速地跑過去將他抱住。

    周懷瑾睜開眼,任由青瑜抱著,這孩子,竟然哭了。

    青瑜從小就不哭,偏偏到了這現世,他惹哭了她兩回。

    他順勢將人抱緊了,輕聲安撫說道:“我這不是沒事,折損點功力而已,這方世界,武功也確實沒什么用處,更何況我都退圈了,連假的武打戲都不會再有,哪像你,未來的路還長著呢?”

    施青瑜止住眼淚,如果知道是這樣,他只要把這事告訴她,她一定答應他放棄拍攝武打戲。

    “不許……”周懷瑾突然沒了聲音。

    因為就是此時他最沒防備的時候,讓施青瑜點了穴道。

    施青瑜從他懷里起來,哪里還有哭過的痕跡。

    周懷瑾心嘆一聲,青瑜成了影后,這會兒竟然連他都騙了過去了。

    “我才不信你說的話。”經過此事,施青瑜只相信自己所查到的。

    當下,她拿起周懷瑾的手開始把脈,當發現確實沒有生命危險的時候,她才放心下來。只是隨后用真氣去探測他的身體的時候。

    她臉色大變,一切如她所料……師父一身精血近乎于無,而且破碎虛空過后強盛的精神力也都萎縮了。

    精血和精神力,其實就是一個人的精氣神,武者比旁人身體更強壯,能活得更久,能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就是因為精血和精神力比常人高的多,而所謂的真氣其實就是在不斷改造一個人的身體之余,就是加強人的精血和精神力。

    現在,精血和精神力沒了,這對于一個武者來說比失去武功還要來得令人頭疼。失去武功也只是武功而已,精氣神怎么也能保留一些,還是超出尋常人一點,精神力和精血沒了,在五感六識里可比常人都會差些。

    施青瑜顫動的手暴露了她的心情,看得周懷瑾心里異常擔憂,他想將人抱住好好安撫下,可是他動彈不得,更說不出話。

    隨后,施青瑜臉上終于有了絲安慰。

    師父體內還有真氣,雖然比她的少,但是有這些真氣慢慢改造他的身體,或許他再也回不到先天境界,但是一生也是無憂。

    可這安慰也只是安慰而已,在武者的世界,修為再也沒法寸進,那比殺了他還要痛苦,因為他們追求的就是不斷突破。

    就像施青瑜,如果還在掩月派,她被告知修為再也突破不了先天,就是她心性好,也會難以接受。

    如今……她是不是要慶幸是在現代?

    如果還在掩月,失去前進的師父,只怕也活不了多久,江湖宗師,哪里會沒有幾個仇家和前仆后繼只為揚名的對手呢?

    施青瑜慢慢摸上周懷瑾的穴道,幫他解開了,隨后沉默地轉身就走。

    她不知道說什么,也不想和他說話。

    周懷瑾不得不伸手將人拉住。

    “我累了要去休息。”施青瑜淡淡地說道,已經在示意他放手。

    “救命之恩,就這么算了?我當年似乎沒這么教過你?”

    施青瑜瞅了他一眼,他此時是含笑說的,倒是聰明,真要和她解釋并寬慰她,她反而不想理,反而他這么說,施青瑜心里猶豫了。

    真的又要因此離開師父嗎?

    她是生氣,但是師父有錯嗎?根本沒錯,他只是想救自己,舍不得自己,正常人都是該感動得淚流滿面,以身相許了。

    可是……施青瑜的眼睛再次紅了,這一次,不是假裝,是想到師父如今的模樣,她就是想哭。

    “你若不滿我不聽你的教誨,你逐我出門墻好了!”說完,她就用力掙脫起來,想迅速離開,不叫他看到自己哭。

    “好。”

    施青瑜立刻停止掙脫,怔怔地看著周懷瑾,似乎沒料到他會說這話。

    “就像你昨晚上說的,逐你出門墻。”隨后帶著施青瑜小時候熟悉之極的如沐春風地笑容繼續說道:“鄧平凱說你年齡到了,過來和我求婚的?”

    施青瑜的心被他這前言后語刺激得很是不自在。

    “沒有。”她低下頭說道。

    口不對心!

    周懷瑾也不急,他說道:“我同意了。”

    施青瑜連忙抬頭。

    周懷瑾繼續說道:“秦哲的事是我的安排,那時候我就找到了法子讓你活得更久,我需要付出的代價,就不愿看到你和別人在一起,我也不是你小時候所見到的那位清風朗月,公正無私的周云卿了!”

    他有了私欲,心也染了世俗。

    施青瑜聽到這里,她不能不承認,她就是生氣,在此時聽到師父對她說這樣的話,她的心也忍不住滿是歡喜。

    “以前我認你是徒弟,我對你多有寬仁,更顧及你的想法,怕你后悔,如今,你不再是我弟子,我不會再給顧及你,你既認定我,那么就別后悔。”

    施青瑜一怔,因為師父說話說到后來頗有些咬牙切齒的樣子。

    “別再和其他人傳緋聞。”

    施青瑜的嘴角立刻勾起了笑容。

    還真以為他之前聽到她和陳清源以及秦哲的緋聞無動于衷了,分明是醋了很久了。這時候的施青瑜完全忘記了,她自己還是應該在生氣中的。

    只能說,周懷瑾開始放棄他的無私和道德正義的時候,還維持著無私的道德正義的施青瑜就注定被周懷瑾吃的死死的,這個發現,施青瑜等到孩子出生了才恍然大悟起來。

    而此時,她是渾然忘記了,思維一直跟著周懷瑾的話語走,甚至被拖到民政局后,她填了表格蓋了章后,她還是滿懷歡喜的。

    周懷瑾和施青瑜牽手民政局一行,路透照被網友發上網絡,剎那間就引起了轟動。

    “周懷瑾和施青瑜結婚了?今天是不是愚人節?”

    “樓上,還有四天是愚人節。”

    “早就知道他們兩個最后會走到一起,現在拿證了有什么奇怪的。”

    “兩人明明分手了,這突然拿證,耍我們玩?”

    “行了,別嘰嘰歪歪了,這年頭,哪有前男友和前女友會公開分手后,還不斷維護對方的。就這點,這一對注定要復合,復合只是時間罷了。”

    “我將兩人的戀情史看了十遍,終于發現了真相。”

    “樓上,賣什么關子?”

    “施青瑜成了影后,才和周懷瑾結婚,這說明了什么?”

    “說明什么?之前兩人鬧分手是因為施青瑜自覺配不上周懷瑾?現在配的上了,施青瑜就向周懷瑾求婚了?”

    “還是說,施青瑜這次拿影后,是周懷瑾暗箱操作?就為了將施青瑜娶回去?”

    “這么一說,雖然黑了施青瑜和周懷瑾,可還是覺得一臉萌!”

    “驚現真相帝!”

    一排排+1,讓大伙看得熱鬧之極,有陸續出了各種施青瑜和周懷瑾突然結婚的版本,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但不管是什么,施青瑜和周懷瑾結婚的事轟動了一個月,兩人什么都沒做,雙方經紀人也最多是控制不好的言論,兩人的消息依舊日日掛著熱搜。

    如果一開始還有其他異樣的言論,隨著兩人曝光的日常路透,撒了一大堆狗糧后,讓不滿的粉絲也終于認了命,后來,大家也都只剩下祝福了。

    而周懷瑾和施青瑜,結婚過后,卻更像談戀愛似的,隨著時間慢慢變長,兩人也不再滿足與擁抱親吻,到最后的水到渠成。

    直到施青瑜和周懷瑾年老后見到呂安和慕青陵破碎虛空來到這里后,兩人也都沒有紅過一次臉,而那時候,任由掩月派大師兄為這對師徒倫理如何糾結,兩人反而起了童心,日日在慕青陵面前撒狗糧,讓這位大師兄日日收到三觀的洗禮,更讓大師兄驚恐的是,他因為一時不查,竟然讓呂安那小妖女給睡了,這小妖女將他睡了后卻又拍拍屁股去了別的世界,這讓慕青陵如何忍!

    于是,施青瑜和呂安姐不過相處了一個月,她和呂安姐又再次分別,呂安姐要回她自己的故鄉,施青瑜也在那時候才知道,這個世界依然不是呂安姐的故鄉。

    但是她不能履行陪呂安姐回家的諾言了,她已經老了,說好了要和師父生死同穴的。

    作者有話要說: 還沒完來著,只是感情就此結束了,女主還有部戲要和男主拍,后續還有圓房、孩子的事情要交代~~~

    本書由 tliangying 整理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