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37章 終章(下)

作者:歸如遠客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郁子蘇被困在一個藍瑩瑩的水球中, 思索著對策。

    這凝望海可能是開天辟地時期的產物了, 其中蘊含的神力連他也不可小覷, 況且這中間大大小小的禁制無數, 而且互相有關聯,許許多多空間夾在其間, 如果用暴力一劍斬除可能會引起更嚴重的后果, 他倒不怕后果, 只是球球現在可能趴在海邊哭著找他,要是傷到了他就不好了。

    出去是能出去, 只是需要費些功夫,解除這些禁制說不定要上百年,郁子蘇自己倒是不急, 只是他家小朋友才一百多歲,肯定等不得,想一想對方會焦急哭泣的小模樣, 他心都要碎了。

    他再也不想讓球球經歷等待了。

    郁子蘇通關技能滿級, 解禁制再熟悉不過, 思考之間已經開拓了許多,希望他的運氣值沒有丟,可以恰巧碰到某個出去的點。

    可他的希望落空, 運氣不但不好, 反而稍不小心落入另一個空間,又得從頭摸索。

    就算他道心穩固,一想到球球再次經歷等他的煎熬, 也不由心緒紊亂。

    他暗暗嘆口氣,胸腔中有什么在騷動。

    他知道那是什么,是很久以前得知球球心思后種下的心魔種子。

    他本以為自己跟球球在一起后心魔已經消去,可居然在此時成長起來,他甚至都不知道為什么。

    郁子蘇皺皺眉,心魔是因球球而起,在擔憂球球的情況下生長,似乎能解釋的通……

    他暫且按捺下那股騷動,因為這個空間,還有其他活物的氣息。

    難道是羅云洲?

    他循著那氣息一點點解開禁制過去,果然瞧見昏迷不醒的小僵尸。

    幸運值點滿的可能是這個人了……羅云洲法力低微,若是他再晚來一步,可能就要去地府撈人了。

    郁子蘇給他渡了些靈氣讓他暫且存活,沒有把他弄醒,省得煩心。

    繼續一點點摸索,心魔越來越礙事,讓他煩躁得恨不得拔劍劈了這天庭。

    他停下來暫且喘息,打坐調息將心魔壓回去,煩躁感使他不安。

    他知道自己命中尚有一劫,這劫便在球球身上,如今看來,別是現在就要經歷了吧?

    一想起無助的球球,郁子蘇就愈加靜不下心。

    正當他被心魔左右時,一聲龍吟自上界傳來,緊接著是一聲猛獸的怒吼。

    似乎二者相斗,凝望海也震了三震。

    就算他被困在海中,都能感受到那股威力。

    那吼叫……太熟悉了……

    郁子蘇站了起來,抬頭張望,雖然什么都看不到。

    看來小朋友太生氣,竟然不顧形象,大庭廣眾之下變成初始形態,跟人打了起來。

    跟誰?天帝?

    郁子蘇從未如此焦急過,他不在身邊,小朋友怎么就這么兇了?那可是真龍,就算球球身負法寶眾多,也討不了好。想他這么些年何曾讓球球受過傷,若是有個三長兩短……

    他全身都泛著暴戾,同平日截然不同。

    心魔興奮起來,舔食著來之不易的養料,瘋狂生長。

    就在這時,又是一股活物氣息,這會是對方主動闖入,郁子蘇分了心,朝對方迎去。

    是什么人,竟然在此間穿梭。

    郁子蘇現在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我很不好惹”的氣息,就連緋骨也嚇一跳,在不遠處駐足,不敢靠近他。

    郁子蘇瞄了眼她懷里的和尚:“這是怎么了?”

    緋骨道:“打暈的,方便行動。”

    郁子蘇:“……”

    他的暴戾之氣散發很快,緋骨也是循著過來,她跳脫五行之外,受到的禁制較少,可以很快找來,倆人簡單交流一番,郁子蘇這才得知上面的情景:“天帝對你們出手?”

    緋骨點頭:“是啊。”她戰戰兢兢打量了下郁子蘇,“你也不用擔心,球球沒有中招,他躲開了,此時,嗯……”

    郁子蘇緩緩轉過身,背對著她:“打起來了。”

    緋骨驚疑道:“你是說那猛獸……”

    郁子蘇生氣地打斷她:“我們家球球怎么都可愛!”

    緋骨:“……”她明明什么都沒說,委屈。

    在聽到緋骨的描述后,郁子蘇慢慢冷靜下來,聽動靜兩獸還在打斗,沒有哪個落了下風。

    他再次原地打坐調息,有了新的頓悟。

    是他陷入了一個誤區,他只想著自己強大,球球弱小,他應當無時無刻都將其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不讓他受到半分風雨,卻從未想過,球球在不斷成長進步,他不再是那個哭唧唧的小可憐,他可以脫離自己的懷抱,成長到乘風破浪,搏擊長空,成長到自己都不可思議的地步,成長到同自己并肩站在一起,不再有誰單一的庇護誰,只有他們互相依存。

    他們會有無盡的歲月,只有他們二人相伴,這是自己向他許諾過的,卻是自己先一步忘記。

    已經壯大的心魔散去,他覺得身體再次脫胎換骨,道心明顯得到了升華。

    撥開云霧見天日,他竟然,渡劫了。

    這是他最后一道劫,也是唯一一道。

    至此,他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至高神,無牽無掛,所向披靡,從今往后,天高地遠,宇宙洪荒,任他前行。

    緋骨騰出一只手指著他目瞪口呆:“你你你……”

    郁子蘇現在簡直渾身沐浴圣光,這種光不是他特意加的特效,而是渾天而成,與他結為一體。

    按理說他已經是至高神,可為什么覺得,他又進化了?

    郁子蘇微微一笑,將羅云洲扔給她。

    緋骨一手夾著一個人,無言以對。

    郁子蘇手中閃過一道光,化成一把華麗無比的劍,手腕微微一動,劍鋒便在此處空間劃過——

    “嘩啦啦——”像是鎖鏈劇烈抖動的聲音,禁制接連不停一個個斷開,起了連鎖反應,越來越快,越來越猛,很快整個凝望海都淪陷,各個空間也無比混亂,掀起洶涌的巨浪。

    然而在近海打斗的兩獸沒有受到多少影響,只是他們也感受到一些不尋常,球球不由分了心,往深海處望去,期盼是郁子蘇出來了。

    天帝同他一直打得難分難解,不分上下,內心已是驚濤駭浪,是他老了嗎,現在的妖怪實力都如此恐怖?況且對方身上還有各式奇異的法寶,再繼續下去,他并沒有十足的信心。

    沒想到鳳舞居然自己抖出當年之事,不再受他威脅,萬一鳳凰起興,也摻一手……

    他瞅準球球分心的時機,龍爪便要拍向對方脆弱的腦殼——

    海浪中飛起一道白光,像是劍芒將真龍由頭劈成兩半,十分勻稱。

    球球怔怔地望向白光飛出的地方,如他所愿,自帶光效的郁子蘇被海浪托起。

    剎那間,云消雨霽,彩徹區明。

    郁子蘇飛回岸邊,平了暴怒的凝望海。

    球球邁著震天動地的小碎步,嚶嚶嚶張著胳膊朝他跑過來,明顯是要抱抱。

    郁子蘇僵住,不知該不該迎接。

    不抱的話球球的小玻璃心一定又要碎一地,哭哭唧唧自己嫌棄他之類。

    可是……

    怎么辦太大只了他抱不動。

    他在想要不要變大接住好了,卻看到球球已經自覺變回人形,撲倒他懷里“嗚嗚”哭了起來。

    郁子蘇抱住他,摸摸他的頭,想了想沒有多說話。

    * * *

    無論在什么地方,驚天秘聞這種事情傳播的最快,尤其神仙們有網后。

    那日幾個神仙得以存活,將自己所見所聞添油加醋四處通知,很快這件舊事全都知曉。

    弒兄之罪非同小可,尤其還發生在天地之主身上,然而天帝已被郁子蘇一劍斬殺,眾神仙一時半會兒反應不過來。

    按理說應當由真龍擔任天帝,可現在往哪兒找真龍,他們把目光放在了郁子蘇身上。

    天帝的后代畢竟是青鸞所生,而天帝更讓他們不恥,相比之下,他們更期盼郁子蘇擔此大任,畢竟是向實力看齊的。

    郁子蘇卻道,的確是存在一條真龍的。

    本該承位的真龍應是華陽,而鳳舞與其更是育有一子,此子是再正統不過的龍鳳后代,有真龍骨血。

    只是當時鳳舞年紀尚小,知道自己有孕后華陽已經仙逝,她不敢告訴哥哥,受華黎蠱惑偷偷生下交于他撫養,華黎將此子真實血脈封印,為了不讓他有一日沖破封印,便自小把他送往西方學習佛法,免于修道法。

    無究佛法高深,卻是個佛道雙修的異類,如若他愿恢復道身,這天帝之位當之無愧。

    眾神仙注重血脈傳統,將目光都放在他身上。

    無究也不扭捏,卻是樂呵呵接受了,只是他要迎娶緋骨為天后,卻遭到了反對。

    因為緋骨非人非鬼,非妖非仙,跳脫五行之外,不能生育。

    血統不純可以忍,但是天后不能生育是鬧哪門子?

    無究還沒發話,緋骨便生氣了,她早已看不慣眾神仙的迂腐封建,誰說她不能生就揍誰,讓對方生一個給她看看,生不出來繼續揍。

    無究樂呵呵道:“我們當今是明主的社會,人民當家做主人,過去的一套就不要再使用了,誰有能力誰當領導,不一定要血脈繼承對不對?”

    緋骨太過強悍,全天庭都找不到一個制住她的,眾神仙們哪敢有異議,再加上通網后漸漸被現代社會影響,也就不再有反對之聲。

    卻說三太子放是從三極島被放出來了,可短短一百多年,天庭易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他的父親竟是弒兄篡位之人,被當場劈殺,讓他實在無法接受。

    再不好也是他的父親,母親和兄弟姐妹們可以在新帝領導下生存,他卻受不了,又自愿回到三極島過苦修生活,逃避這一切。

    羅云洲跑去陪他。

    起初云歡是不愿意相見的,父親死亡的傷痛不是戀人的回心轉意能彌補的,反而會讓他更有愧疚感,他背對羅云洲,竟是看都不看一眼,聲音冷得像他腳下踏著的冰雪:“你走吧。”

    羅云洲沒有動搖,在他身后嘮嘮叨叨許多自己的悔意,怨他當初沒有看清自己的真心,他現在已經完全醒悟,對他愛得執迷。

    聽到這些話,云歡本該歡欣,卻在接連的打擊下喪失了心動的能力:“我不會離開這里,也不會接受你。”

    羅云洲道:“沒關系,我就在陪你,我可以等。”

    縱使云歡再冷漠,架不住羅云洲臉皮子厚,他真的就在三極島住了下來,用他那微薄的法力維系自己的生命,偶爾郁子蘇心情好來看望他,再給他渡點兒。

    倆人便一直這么僵持,等哪一個先退敗。

    或許要千年萬年,那又有什么關系呢,總能等到他想通的那一刻。

    * * *

    一萬五千年后——

    球球站在凝望海上空,俯視已經滄海桑田的世界,頓生無限感慨。

    他終于走到今日,成為這個世界的至高神,要和郁子蘇共同踏碎虛空,前往其他世界。

    他的世界。

    幼時的夢想終于實現,即將離開熟悉的地方,縱然活了這么久,他一時也是心情復雜。

    來為他們送行的也不過簡逸和路西菲爾,緋骨和無究,林清和吉恩斯,還有在三極島受酷刑居然修煉有成的羅云洲和云歡,其他終將物是人非,。

    大家都是上萬歲的人了,心境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簡逸給了球球一個擁抱,摸摸他的臉:“記得回來看看。”

    球球也回抱他:“我會的,你可不要不認我。”他想了想,“也要照顧好我的小侄子,可是有我的基因在呢。”

    簡逸應了他。

    幾人相視一笑,沒有再多的話語。

    郁子蘇看看凝望海之上的一片混沌,已有隱隱雷聲逼近,很快雷電便會將混沌劃破,降落下來,打在他們身上,他跟球球說:“該走了。”

    凝望海的海水聚集起來,形成擎天巨柱,倆人跳到柱頂,等海水將他們送往混沌之處接受雷劫。

    送行者往后退向海岸,仰頭朝他們揮手。

    球球也朝他們揮手,凝視每個人的容顏:“我一定會回來的——”

    簡逸笑出了聲。

    郁子蘇跟他說話:“不要動。”

    球球扭頭看他,眨眨眼,沒有再動。

    “嘩啦——”鋪天蓋地的雷電撕裂混沌,朝倆人洶涌而來,將他們的身形打磨得越來越透明,直至看不見,化成兩道光飛入混沌之中。

    這個過程持續了許久,送行的人都沒有見過如此大的雷劫,半晌才回過神。

    就這么走了,細細一想,竟像是一個漫長的夢境,孑然而來,攜他而去。

    好在有機器將此景記錄成影,流于后世,刻為不朽的傳說。

    * * *

    而此時在另一個世界,經過了萬余年,神仙們依然過著聊八卦你追我我追你我喜歡你就是不說雖然說了就是不結婚過得不好就是不離婚的墮落生活,不是沒有有理想有抱負的神仙想效仿郁子蘇,但均已失敗告之,久而久之大家便都放棄了。

    這日天帝依然在苦口婆心勸說一大家子回去和和氣氣的過日子,心念一動,立即前往虛無之巔。

    不只是他,稍微有點能力的神仙都有所察覺,不約而同地聚到此地。

    似乎有什么即將到來,他們心里恍恍惚惚有答案,卻不敢相信。

    那個人……還會回來?

    他們焦急的等待,等得心力交瘁,終于聽到上空傳來轟隆隆的雷鳴,混沌乍破,萬丈金光傾瀉而下,照耀了每一處地方,刺得他們睜不開眼,只隱隱約約瞧見光芒中有兩個人影緩緩降落,其中一個擁有他們極為熟悉的氣息。

    來不及揣測另一個人是誰,眾神跪拜,熱淚盈眶。

    “吾神——”

    完

    作者有話要說: 終于結局了,謝謝大家的一路陪伴,從來沒想過自己可以日更,可以一本連載五十萬,如果沒有人陪我一起,一定做不到,真的很感謝,沒有嫌棄我。平日啰嗦完結感言好像沒什么。也不算結束吧,奶爸的故事還在繼續!

    番外可以點單啦,沒有的話我就把自己想的寫完啦。

    希望大家看完結局后等等再刪收藏,我我我想攢個萬收截圖紀念一下!!!第一次!!!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