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63章 洞房半醉回春色

作者:九蕭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作為新郎, 景殊免不得要挨桌敬酒。

    表面上看,他笑得高冷、矜持,可實則內心卻在抓狂:到底是誰發明的這些破規矩?一千多桌,敬完得到什么時候去?

    然而這種時候, 他是不能隨性而為的。

    好不容易敬完了一千多桌的賓客, 酒宴至此也就差不多該結束了。

    景殊正想松口氣, 卻又被廣平他們幾位閻君堵住鬧酒。

    廣平還笑瞇瞇地說:“咱們冥界多少年沒辦過喜事了,不喝他個十天十夜,怎么對得起咱們十位的兄弟之情?”

    景殊微惱:“喝十天十夜?我特么的還怎么洞房?廣平你小子別使壞,否則等你哪天結婚的時候, 看我不鬧死你!”

    廣平哈哈大笑:“你都憋了八千年了,多這十天又算得了什么?來來來, 本君已經倒好了八千杯酒,你必須得悉數喝完,否則有我們九個擋著,我看你怎么入洞房!”

    其他幾位閻君也紛紛叫嚷了起來, 都說這八千杯酒代表著景殊八千年的單身歲月,只有喝完了,才給入洞房。

    要擱以往,景殊早就翻臉了。不過今天也是高興,哈哈一笑后, 廣袖一揮一卷,八千杯上好的佳釀全部被卷到了虛空中,匯成了一股。景殊一張口, 那酒就如瀑布一般,悉數往他嘴里灌。

    直到最后一滴也咽下肚后,景殊呵呵一笑,指著那幾位閻君說了句:“你們都壞……”而后,身形搖晃了兩下,終是英勇地撲倒在酒桌上。

    廣平推了推景殊:“這就倒下了?趕緊起來,咱們還要大戰十天十夜!”

    景殊卻還是一動不動,顯然是醉得不輕。

    冥王適時地出現,“行了行了,都適可而止吧。景殊酒品不行,萬一這一醉又干出偷人肚兜的事,我閨女可怎么辦?”

    很明顯,他竟是要把景殊當年的一樁冤案給坐實了。反正不能讓人知道是自己在栽贓嫁禍,否則他一界之主的面子哪往放?

    冥王開口了,廣平他們自然要給點面子。于是醉得不省人事的景殊就被冥王招來的侍從一左一右地架走了。

    遠離了喧囂,快到新房門外的時候,景殊卻忽然就清醒了過來,揮退了有點搞不清狀況的待從后,嘴一張,吐出了一顆白色的珠子。

    他微紅著臉,暗自得意:幸好本君有先見之明,提前含了避酒珠。要不然,真的醉個幾天,我的洞房可不就泡湯了?

    將避酒珠揣進懷里,景殊喜滋滋地搓了搓手:“媳婦,我來了!”

    新房是間套房,前廳里站了不少的侍女,臥室的門倒是緊掩著的。也不知道花花有沒有等著急。

    景殊揮退了所有的侍女,先將前廳的門掩好后,這才樂巔巔地推開了臥房的門。

    門一推,就聽到程小花很緊張地問了句:“誰?!”

    然后,景殊就看到床上、地上全是紅包、禮物之類的東西。而程小花正坐在那張2米寬的大床上,手上拿著一摞紅包在數著,看到景殊進來了,松了口氣:“嚇我一跳,我還以為是哪個客人進來了。”

    叫外人看到她急不可耐地數紅包的模樣,那豈不是太尷尬了?

    景殊被屋里的情景弄得一愣:“你在干什么?”

    程小花光著腳,撩著裙子跳下了床,笑得合不攏嘴:“殿下,我們要發了!好多錢呀!好多禮物呀!那些客人真是太大方了!早知道有這么禮收,我們真該早點結婚。”

    那一瞬間,景殊從程小花的雙眼里看到的不是自己的倒影,卻是兩個金光閃閃的“”。

    景殊情緒略有些低落地道:“我還怕你一個人在洞房里等得著急,所以……”

    不等他說完,程小花顧自濤濤不絕了起來:“不著急,不著急。我才數了一小部分呢,地上這些都還沒數。我跟你說呀,這回就連老孫都給我們包了個大紅包呢。還有山貓,雖然沒給紅包,但是那孩子送的禮物也很實在,是個皮草披肩。”

    她說著轉身從旁邊的桌上拿起一個灰色的皮草披肩,披到自己的身上,“我一開始收到他的禮物時,生怕他又弄出一堆死老鼠,開盒的時候我還忐忑了好久。還好不是死老鼠。殿下,我披著好不好看?”

    景殊一言難盡地看著那條灰色的皮草披肩,用盡量委婉的口氣提醒她:“你難道不覺得這個披肩的顏色很熟悉嗎?”

    “是有點熟悉。不過這種灰很好看呀,還很百搭呢。”

    “你不覺得,這個毛摸起來有點像你剛才說的某種動物嗎?”

    “我剛才提過動物嗎?你是說“山貓”嗎?山貓早就化成人形了,不算動物。而且他也不可能會把自己的毛弄出來給我做披肩呀。除了這個就是……”程小花說了這里忽然頓住了,忙將身上的披肩遠遠地丟開,觸電似地抖了一抖:“這個臭小子,怎么總跟老鼠過不去!”

    山貓的一片心意,大約是想把自己最喜歡的送給最敬愛的小花姐,可程小花還是覺得消受不起,直犯惡心。

    她跳回到床上繼續抱著那一推紅包說:“我再數數紅包壓壓驚。太惡人了!”

    景殊可憐巴巴地扯了扯程小花的裙角:“媳婦,別看紅包了,看看我唄?”

    程小花已經抽出了一疊花花綠綠的票子,兩眼泛著金光:“又是這么厚一疊,這是結個婚就要發大財的節奏呀!要不咱們改天再結一次?”

    景殊說:“你這是完全忽視我的節奏!”

    程小花:“等下,你先別著急,讓我先把錢理好。”

    景殊無奈,廣袖一抖卷起一股疾風,將屋里所有的紅包、禮物統統卷在一起從窗口飛了出去。

    “哎哎,我的錢呀!”程小花跳了起來就想追,景殊一把將她攔腰抱住,安撫道:“那些玩意我都送庫房去了,全是你的,跑不了!”

    他說話時,嘴是貼在程小花的耳畔邊,那帶著幾分酒氣的氣息吹得她敏感的部位,酥酥癢癢的。對上他的目光時,只看到他烏黑清明的眸子里映滿了自己的倩影。

    程小花后知后覺地意識到了什么,臉頰瞬間變得緋紅,盡量地垂下頭去,以掩飾害羞。

    景殊將程小花放到床上,自己也順勢壓了過來,嘟著個嘴就湊了過來。

    程小花抬手擋住了他意欲吻過來的嘴,有些嬌羞地問:“我聽說女人第一次都不會太舒服,還會很疼。我有點,有點害怕……”

    景殊順著她的手親了親,笑容中帶著幾分蠱惑:“不會很疼,我會輕輕地,溫柔的……”

    余音伴著親吻落下。

    他的吻是那么的輕,那么的柔,倒是一改往日風格。反復地在她的唇齒上糾糾纏纏,而后又移到她的臉上、耳朵、脖頸間,到得胸前時,那吻卻是慢慢地急促了起來,連帶著動作也開始有些急燥了……

    床,輕輕地搖晃了起來,未過多久便越搖越厲害,甚至連整間房子竟都搖擺起來……

    閻君殿的冥客大廳里,一千多桌席面早就是杯盤狼藉。客人們已經散了個干凈,唯獨其中一桌還有兩個位客人沒走,一個在把酒言歡,另一個在大塊朵頤。

    山貓一邊啃著個醬肘子,一邊用油汪汪的嘴巴道:“老孫呀,你這回怎么那么大方?包了那么大個紅包?”

    孫名揚笑瞇瞇地說:“在我們老家有個規矩,先結婚的,收了人家的禮后,等到送禮的人結婚時,就得按之前收的禮金再往上加。我給小花和殿下包得多點,以殿下的身份不翻幾倍合適嗎?這叫投資,懂不懂?”

    山貓放下了醬肘子,一臉震驚地道:“這么說老孫你也要結婚了?跟誰?宋清?我們國家的法律不允許同性結婚。”

    孫名揚不屑地冷哼一聲:“你傻呀,我們國家是不允許,但歐洲有很多國家早就允許……等等,誰說我要結婚的?!你別瞎說,啃你的肘子去!”

    山貓悻悻地“哦”了一聲,啃了兩口肘子后眼睛慢慢地往上移,清晰地看到屋頂上落下了幾縷細灰。山貓也沒有心思啃肘子了,趕緊扯了扯孫名揚的胳膊,“老孫老孫,你看屋頂是不是在搖?是不是地震了?!”

    孫名揚仔細地瞅了瞅,笑了起來:“這里是冥界,冥界哪來的地震?”

    “那屋頂怎么搖了?老孫你看,桌上的酒杯都倒了!”

    “好像真是呀……可千萬年來真沒聽過冥界有地震發生呀?”

    就在這一妖一鬼奇怪不已的時候,山貓的耳朵忽然聳動了下捕捉到了“哎呀”一聲慘叫。

    “殿下!我聽到殿下在叫了!是不是有刺客行刺?”

    山貓一著急就要往里沖,倒是孫名揚猛地回過味來,趕緊就把山貓給拉住了:“你這回要沖進去,殿下不剝了你的貓皮才怪!刺客?虧你想得出來!這世上要真有誰能”行刺“到咱殿下的,也就只有小花了。”

    新房里,景殊扶著腰從床下爬了起來,不滿地道:“媳婦,干啥把我踹下來?”

    程小花拉過被子,遮了遮光潔的身體,惱道:“你還說不疼,都流血了!嘶……真的很疼嘛!網上說了,男人十大謊話之就是‘不疼’。果然你也不例外!”

    景殊厚著臉皮爬上床,“我這回保證輕點,保證不弄疼你了。媳婦呀,這洞房花燭夜咱們得有始有終才能討個好兆頭。再說了了,我八千年來守身如玉,好不容易守到了你,你怎么著也不能看我這么難受吧?”

    又說一陣子好話,程小花才又勉強同意他繼續。

    景殊這次不敢再動粗了,進去時盡量將動作放得輕柔緩慢些。目光卻是一瞬不眨地盯著程小花,但凡她稍稍動一動眉頭,景殊就緊張得不得了,額上的汗珠子都滾落了不少。

    等到第一次完美結束時,景殊終于嘗到了銷魂的滋味。而程小花呢,則已經累得神思不清,趴在床上睡著了。

    景殊將程小花攬在懷里,柔聲問道:“媳婦,剛才我們那什么的時候,你除了一開始的疼,后來還有什么感覺?”

    這種時候,他自己爽完了,當然也很在意程小花的感受,特別是他也想知道自己的表現有沒有讓媳婦滿意。

    程小花開始沒理,被問急了才迷迷糊糊地應了一句:“你拿個棍子,然后捅捅你自己的菊花,就知道我什么感覺了。”

    景殊:“……”

    (正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隔壁新坑已經開,歡迎大家光臨《444號婚介所》,5月13號至5月19號,新文每章都有小紅包灑落,記得來領哦!

    餛飩鋪這邊還會有關于山貓的番外,萌萌長大了,山貓也要正式談戀愛了。

    另外,關于上一章的兩個笨賊打劫馬爸爸的事,其實是真實的社會新聞改編。沒錯,就是有那么笨的賊,就問你服不服!

    —————————

    最后再推薦下朋友的文:

    《收割男神遇見鬼》by當歸陳皮:輕松逗逼的鬼怪故事。

    《景后,你家喵又瘋了(系統)》by米玥:小喵喵,你是我地!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