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408章 結局

作者:水煮荷苞蛋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所有人都仰望天空。

    隨著那道光柱,暴雨有所減輕,似乎為了方便人們能看清楚來自上界的神。

    白色的頭發、白色的衣裳、白色的靴子和白到透明的皮膚…… 從那包含著無上威壓的圣潔光柱中忽然分出,在眾人還未從光柱帶來的震撼里清醒時猝不及防地從心理上擊中了每個仰望者——原來這就是神,神的力量有如浩瀚星空、蒼茫宇宙;在神的注視之下,每個人都覺得自己變成了一粒渺小、接近不存在的塵埃。

    但沒有一個人猶豫,在這一刻,所有人同時出手了。

    神,是強大的,卻也不能剝奪他們生存的權利!

    弱小者,至少有權表示自己的憤怒!

    光柱中降臨的神面容沒有一絲改變,但純白色的光芒卻像陽光一樣照耀著洪水,在這樣的“陽光”中,所有人視野里只有純白色。剛剛祭出的靈器,剛剛發出的靈力都在白光中溶解了,修士們統統保持著那樣戰斗的姿勢向后翻去并逐漸消失。

    這就是不容侵犯的神……如果說瑤光全身上下有一點不一樣的顏色,那就是他有一雙銀色的眸子,直到此刻這雙眸子才閃過一點微光。

    不過這點微光忽然擴大了——漫天的洪水像是被人操縱一般沖上天空、迎向白光。

    巨響連綿不絕,滔天洪水阻住瑤光的視線。

    “尊上、大師,請后退。”蘇芮沉吸一口氣,十指微動,牽引更多洪水擊向瑤光。

    洪水之中,慕瑤華點點頭,這并非蘇芮托大,而是他們在這里,的確只會影響蘇芮,不如把力量用在更需要的時候。

    轉眼間,茫茫洪水之上只剩下了蘇芮一個。

    洪水落下,瑤光也看清了蘇芮。能用元神操控九華蓮池中的圣水,此妖物的修為在下界中的確算得上是獨一份了,不愧是屢次破壞他計謀的妖物!

    “小心——”識海之中蘇白急道。

    洪水逆向倒流,蘇芮及時放開對洪水的控制,饒是如此,后腦勺仍一陣涼意。滔天洪浪襲來,蘇芮沉吸一口氣,回身一甩尾巴,嘶聲震天。

    “砰砰砰——”

    巨鱷之尾與宛若凍結的巨浪迎面撞上,瑤光上空的白色光柱竟也晃了一晃。

    “轟——”

    巨鱷潛入水底消失了,水面上浮現出一片紅色。

    但瑤光知道它不可能死了。

    這一擊他不過用了三分力量試探,沒想到這妖物比他想象的要厲害的多。

    甫一入水,蘇芮就發現四處的水發生了變化。洪水本來是沒有形態的,此時卻在急劇地凝結成一瓣瓣的桃花,越來越多,越來越密,甚至還帶著些粉粉的顏色。

    “桃神劍意,蘊含木仙力,生生息息,纏繞不止,直到耗盡對手靈力。”蘇白道。

    蘇芮被無數花瓣包圍著向下沉去。

    瑤光懸浮在空中唇角勾起。

    背后猛然躥出灼熱之感,他想也不想足尖向左前一點。

    再回頭時,方才緊急拋掉的銀白色衣衫已在紫色的鴻蒙之火中化為灰燼。

    “什么狗屁大帝,也不過如此。”蘇芮腳踏千神絕,斜眼對著瑤光笑笑,又補了一句:“長的跟營養不良似的。”

    瑤光為方才產生的心悸感到羞恥,他伸手朝虛空一抓,手上出現一件類似長槍的兵器,不過與長槍不一樣,也跟戟不一樣,上面有三個頭。

    此物一出,蘇芮頓覺視野扭曲起來,瑤光凝實的威壓像是萬噸水泥壓在肩上,她幾乎不能走動。

    “那什么玩意?魚叉?”蘇芮咬牙問。

    蘇白:……

    “不是魚叉,是瑤光的本命仙器三圣蓮戟,也叫糞叉……”蘇白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往事,那時候天璇幾個總是取笑瑤光的這件武器。

    “這變態的審美就是變態……”蘇芮忍受著鼻孔往下滴滴答答地流血,身子在三圣蓮戟的氣勢之下向一側倒去,只不過在即將摔倒的時候忽然借力足尖一點,瞬間滑出去好幾步,足下立即亮了起來。

    這看似被迫掙扎的幾步,卻是一個極厲害的陣法——九罡天雷陣。

    九罡天雷陣配合真武劍訣,頓時數道天雷直劈瑤光——這些年,誰知道她過的是什么日子!煉制千神絕之外還有魔鬼般的訓練!

    瑤光不可能不受影響,三圣蓮戟微不可查地顫了一下,蘇芮等的就是這一刻,她暴喝一聲,抱緊千神絕用力一劈。

    “轟——”

    千神絕和三圣蓮戟一碰即開。

    耀眼的火花向四處濺去,落在洪水之上立即升起巨浪。

    瑤光瞳孔放大,身形后退數丈,卻先用手順了順飄在胸前的銀發。

    血染紅了蘇芮的屁股……是的,沒看錯,這一擊震斷了蘇芮的尾巴。

    一小截濕滑滑的東西順著褲管掉下去的感覺還是有點……不過她還能再生出一條尾巴。

    上面,鼻血也滴滴答答地落在千神絕上。

    蘇白擔心:“你怎么樣?”

    其實他能感覺到蘇芮的狀況,但問了才安心。

    “這兩天上火……你最好把我的血喝了,省得浪費!”

    蘇白:……

    三圣蓮戟是瑤光的本命仙器。仙器不消說了,據說當初斬開九岳大陸用的那柄劍就是仙器,還是個末流仙器。瑤光實力在上界絕對能排進前十,他的本命仙器絕非末流仙器能比,可碰上千神絕,半點便宜也沒討到。

    蘇芮不管瑤光臉色跟病入膏肓似的,皺眉沉思:“為什么他那糞叉威力大減?”瑤光沒有討得便宜,絕非因為她實力夠強,而是因為瑤光實力變弱了。

    “是界……這里不是上界,沒有仙靈氣,瑤光修為必然要受到限制。”

    蘇白話音剛落,蘇芮就撲向了瑤光。瑤光修為受限,此時就是最好的時機。

    三圣蓮戟放出白光,強烈的白光幾乎將三圣蓮戟淹沒。

    可笑,就算他修為受限,但十萬靈力才能兌換一仙靈力,他要看看這妖物到底有多皮厚如粗!

    天際盡頭,慕瑤華、金光幾人盡力撐起結界護住眾人。

    海嘯、山巒崩塌般的巨響連綿不絕,他們并不敢靠的太近,只偶爾看到一片血雨。

    這血不是瑤光的。瑤光雖然占據了絕對的優勢,可也沒想到蘇芮用的是完全不要命的打法,加上千神絕神出鬼沒,時不時弄出一條空間裂縫,瑤光已經數次差點被鴻蒙之火逼進裂縫里。

    感覺到仙靈力的減少,瑤光銀色的眸子顏色漸漸加重。是了,他忘了還有一個人在,就是那個千神絕里面的靈魂。沒有他,這妖物怎會如此狡詐?

    眸子一閃,三圣蓮戟劃破蒼穹刺向妖物。

    洪水在三圣蓮戟的壓迫之下向兩側翻開,蘇芮逃跑不及,再度祭出千神絕迎向三圣蓮戟。

    “砰——”

    蘇芮滿口腥血,一口碎牙噴了出去。

    三圣蓮戟和千神絕撞在一起,劇烈冒出火花。

    蘇芮忍住劇痛,將體內鴻蒙之火悉數灌入千神絕。就算是仙器,她也要將其煉化。

    瑤光識海一陣劇痛,三圣蓮戟是他的本命仙器,三圣蓮戟遭受鴻蒙之火煅燒,如同本人置身鴻蒙之火。他卻生生忍住了,雙袖同時一揮,一枚紫色圓珠和一朵橙黃色蓮花一左一右飄向蘇芮。

    結界之下,二老的元神忽然凝固了。

    “那不是帝靈珠吧?”

    “那也不是萬佛心燈吧?”

    ……

    帝靈珠:每當一位大帝級別的人物出現時,仙靈界的天空就會升起對應的一顆星。如果這位大帝隕落,這顆星也會隨之墜毀。墜毀的這顆星就叫做帝靈珠。傳言帝靈珠能夠召喚亡者的靈魂。但是由于無人知曉每一位大帝的隕落時間,自然也無從知曉帝靈珠的墜落時刻,所以一旦看到帝靈珠墜落,通常就來不及找到它了。萬萬沒想到瑤光找到了天樞的帝靈珠。

    至于萬佛心燈,鴻蒙之火誕生于開天辟地,是萬火之祖,永生不熄。但萬佛心燈含萬佛慈悲之心,包容萬物,雖不能毀滅鴻蒙之火,卻能將其收攏,永遠困在心燈之中。這件寶物,也是早就失傳了很久,沒有想到也被瑤光找到了。

    看來,瑤光早就有所準備,而且此時拿出,是為了讓蘇芮在保住鴻蒙之火和蘇白元神之間難以做出選擇。

    二老認出這兩件寶物的極短時間內,洪浪之上的天空已經燃起滔天怒火,巨鱷嘶鳴震破鼓膜,不消說,蘇芮在這一刻已經做出了選擇。

    時至今日,她軀體構造都與原來不同,連瑤光也未注意到這一點。她巨口一張,本來不可能伸出的舌頭靈蛇一樣吐出卷中了帝靈珠,生將帝靈珠吞入腹中。不過也因此無法抵抗萬佛心燈的感召,鴻蒙之火從每一片鱗甲下面涌出,被萬佛心燈吸入其中。

    那橙黃色的心燈中央立即亮起一簇紫色火苗,就像被點燃了一般,吸力越來越大,以至于蘇芮看起來就像是漏光了一樣。

    “砰——”

    結界被白色的巨影撞破,蘇存頭也不回地沖入洪浪之中。

    “這孩子……”殷玉不由跺腳。

    話音未落,二老再度驚叫:“雷雨流!他竟敢動用雷神殿的雷塔!”

    包括慕瑤華在內,無人知道雷雨流是什么,但他們卻看見天空燃燒起來,比記憶中的烈陽高照還要明亮千百萬倍,幾近白色的光芒從天而降。雷當然不是白色的,但因為太密了太多了,所以才會有那樣的奇景。

    “跪下——”瑤光漂浮在萬佛心燈之上,冷冷看著下方掙扎的龐然巨物。一個一個滾雷流火一樣砸在巨鱷背上,每一道撞擊聲響起,隨之濺起就是一片血霧和肉泥,或者骨頭的碎片。

    但那頭搖搖晃晃的巨鱷就是不倒,從體內發出的鴻蒙之火和萬佛心燈的燈芯連成一條直線,萬佛心燈竟無法將所有的鴻蒙之火奪過去。

    “不,我們必須想辦法……”

    向右和向左對視一眼,心有靈犀地看向殷玉,然后同時飛入了殷玉體內。片刻之后,一道白光沖向九天。

    這番動靜沒能逃過瑤光的眼睛,但他卻冷笑一聲,左手胸前捏訣,微閉雙目,萬佛心燈光芒大盛,每一瓣花瓣都燃燒起來。

    “啊——”

    滾雷如雨落下,一塊塊血肉從蘇芮身上掉落,她體型疾速縮小,變至人身大小,皮肉翻開、面目難辨,形同鬼魅般慘叫著順著那道鴻蒙之火爬向萬佛心燈。

    萬佛心燈燃燒著放大籠罩住蘇芮,蘇芮在其下痛苦嘶叫。

    瑤光唇角笑意放大,伸手去取漂浮在洪水之中的千神絕。就算帝靈珠被吞,也阻擋不了帝靈珠召喚天樞的亡魂。

    千神絕從洪流中沖出,落向瑤光的掌心。

    “啊——”瑤光大叫,感覺到自己被人抓住,不可置信地低頭看去。一截漆黑的、干枯的骨頭抓住了他,連同衣袍的下擺。

    “轟——”瑤光腦中一片空白,他素來潔癖成性,無人能近其左右,更不要說這種褻瀆,一時間耳中嗡嗡作響,就在此時,更為可怕的毀滅氣息從背后傳來。

    瑤光本能就要躲避,但那兩只手骨卻像鐵鏈一般將他牢牢捆住,還有那令人惡心的散發著腥臭氣息、淌著血的肉體緊緊地抱住了瑤光。

    “你這個人渣,去死吧……”蘇芮在瑤光耳邊輕輕道,說話時,從她眼里流出的血滴在了瑤光的耳朵上。

    瑤光脊背一直,烏黑的傘尖已經穿透了他的胸膛。

    “啊——”

    無法忍受這種刺穿的痛苦,瑤光痛苦地嚎叫起來。

    “快走——”蘇芮識海里響起了蘇白的聲音,但是鴻蒙之火抽離的痛苦持續存在,而瑤光還在試圖掙扎,她……摟緊了瑤光。

    “不要管我,快!”

    “我要殺了你——”瑤光的銀色發冠從他頭上墜落,他雙目猩紅,滿頭銀色長發同時刺向蘇芮。

    一道烏黑的光芒從瑤光體內迸出,千神絕在瑤光體內開始變化,黑色的口子撕裂了瑤光的身軀向外蔓延——空間裂縫!

    “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打敗我?太小看我了……哈哈哈哈——”瑤光瘋狂地笑了起來,進入蘇芮軀體的發絲分為兩股,一股伸向蘇芮的脊骨,一股伸向她的丹田。

    從體內吸走鴻蒙之火時也沒有那么痛。

    一道銀白色的妖筋從蘇芮脊椎抽出甩向洪水,同時還有一枚拳頭大小尚帶著紫色火焰的紅色內丹落到瑤光手上。

    他向外推開蘇芮,將內丹塞入口中咬碎吞下,仰首望天長嗥,雙手各抓住一半軀體向內擠壓,只見純白色的光芒從天而降將他籠罩在內,在他的強烈擠壓之下,那道被千神絕劈開的裂縫竟然合上了。

    龐大的、可怕的、無法抵抗的白色光華充塞天地。

    向左向右木然地看向天空,除了隱約還能瞧見瑤光下界的那條通道,別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瑤光把仙靈氣引到下界來了!

    “這是什么情況?”剛剛醒來的殷玉大吼,“你們搬的救兵呢?”

    沒有救兵,無極宮毫無音訊。

    為什么?為什么!!!

    “這個世界無藥可救了……”向左眼眶發紅。

    “說清楚——”殷玉急紅了眼,想揍這兩個上界之人一頓。

    “兩位,那可是仙靈氣?”金光大師也著急了。

    “是,修真界根本承受不了這么多的仙靈氣,很快這里就要毀滅了。”

    “那到底怎么樣才能不毀滅?”

    不毀滅?蘇芮不但被取走了鴻蒙之火,還被挑了妖筋……他們又能做什么?

    “不可能,除非時光倒流。”良久,向右道。

    ……

    “如果我說,我可以做到呢?”慕瑤華手托水靈仙器靜靜看著二老。

    蘇芮仰面墜入水中,渾濁的洪水瞬間將她淹沒,洪水又瞬間被血染紅了。

    一頭白色的鱷魚在洪水中拼命地游著,鱷魚不會有淚,但此時他卻覺得視線模糊。分明是不一樣的洪浪,但他卻莫名地想起很小很小的時候,那個時候,阿姐背著他瘋狂的逃命……為什么,阿姐這樣好的人,卻要遭受如此不公的待遇!

    蒼天,我不服——

    天空撕出巨口,白色的仙靈氣像放開了閘的洪水一樣,與下面的洪水接連成片。大洪水在顫動,這個世界早經被水淹沒,現在這些洪水也要崩塌了。

    “哈哈哈哈——”瑤光在持續的瘋狂大笑,隨著他的笑聲,無數的碎片從他胸口墜落。他就是天地間的最強者,還能有什么比他的軀體更強,哪怕是千神絕,也要被他碾碎!

    洪浪過后,白鱷終于找到了血海中的蘇芮,用力將她頂了起來,同時一聲聲地嘶叫呼喚。

    半夢半醒間蘇芮睜開了眼,卻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又是何時?

    細小的碎片由空而落,落在臉上癢癢的,涼涼的,像雪。

    雪啊……亂瓊碎玉般的雪,很多年都沒見了呢,好累,好想去看雪……

    “阿姐——”不想蘇芮被仙靈氣傷到,蘇存展開雙翅將蘇芮護在背上,銳利的仙靈氣刺破了蘇存的翅膀,血濺到蘇芮的唇邊,那樣的滾燙,蘇芮睫毛動了動。

    “阿芮——阿芮——”她聽到有人在喊她。

    眼前一片白霧,她極力看去,竟是她剛到這個世界寄居的湖心小島,忽然一道黑影迎面飛來,蘇芮下意識就要躲避,但黑影飛到面前忽然停下了,一枚光閃閃的蛋!

    “起來啊,來抓我啊——”

    “笨蛋——”

    “抓到就給你吃哦……”

    “阿芮,不要放棄……”

    ……

    心臟的位置有溫熱的血汩汩流淌……

    越來越多的碎片落在臉上,那么輕柔,就像溫柔的吻,這是蘇白,蘇白……

    蘇芮睜開了眼睛,看向天空,黑色的碎片仍在不停墜落,但那一根傘骨卻仍然釘在瑤光的胸膛上。

    耳邊傳來了一聲聲的吶喊。

    “阿姐——”感覺到蘇芮醒來,蘇存激動叫道。他迎著刺穿身軀的仙靈氣向上飛去,讓蘇芮看得更清楚一些。

    瑤光下界的那道光柱之下,修士們排成了長隊,一個接一個將靈力傳遞給慕瑤華,在慕瑤華的前方,則是綻放著水藍色光芒的水靈仙器。

    “嘿呦—嘿呦—嘿——”隨著這樣的號子聲,排在末尾的修士逐漸消失,那是耗盡了生命,將肉身化為靈力,傳遞給慕瑤華驅動水靈仙器。

    水靈仙器光華閃爍,水藍色的光芒傾瀉而出。

    時光倒流。

    “阿芮,你要好好的,原諒我不能陪你了……”

    她聽見蘇白的聲音,這是在她墜入水中昏過去的時候。

    她重新落入水中,只是這一次,是清醒的。

    她看見白色的巨鱷在越過瘋狂的洪峰向她游來……

    她看到修士們手挽著手沖過肆虐的仙靈氣……

    她也聽到蘇白的呢喃,他說:“笨魚,我愛你……”

    水藍色的光芒再度閃爍了起來。

    瑤光有些茫然,為什么眼前的一切有種熟悉的感覺?這件粗制濫造的靈器竟然還插在他的胸膛上?

    蘇芮足尖一點,躍上蘇存脊背。

    見蘇芮無恙,令蘇存驚喜不已。

    但……

    “阿弟,向上飛。”蘇芮輕聲道。

    巨鱷身軀一顫,本能感覺到不安。脊背上的女子蹲下身來,輕輕摸了摸他的鱗片。

    “你可以做到,是嗎?”她目光堅定地看向天空,看向那仍在不可一世的神。

    “是。”我可以做到,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失望!

    巨鱷雙翅猛然展開沖出水面,就像大鵬鳥翱翔天際。一道絢爛的白光從他脊背上沖出,沖向瑤光,沖向插在瑤光胸上的千神絕……

    大煉器道上記載的創物之法是天宇仙尊所創,但窺破天機之后,天宇仙尊發現創物之法超出了他所能控制的范圍,一旦此法落入不良之輩手中,帶來的禍患不止會威脅到修真界,包括與之平行的世界也難逃噩運。后來,天宇仙尊毀掉了大煉器道,只在大連器道上記載了自己的這一段心路歷程。經歷十年,蘇芮未從天宇仙尊的只言片語中獲益,蘇白之所以能成型完全是因為他自身有完整的元神。但是在剛才,蘇芮忽然窺見了天宇仙尊隱藏的天機。

    什么力量會讓天宇仙尊懼怕?毀滅。

    一個熱衷于創造的大煉器師畢生追求的是什么?有生命的靈器。

    生命=毀滅,毀滅=生命。

    天宇仙尊懼怕的是有人利用大煉器道毀滅,但大煉器道也可以在不毀滅的情況下誕生生命。

    在另外一個世界,同樣有以身祭劍的傳說……

    絕非偶然的契合,那么,就讓她來試一試……

    絢爛的白光沖向瑤光的時候,白鱷的嘶聲穿透蒼穹。水靈仙器的水藍色靈光暗淡下去,筋疲力盡的修士們被聲音吸引回頭望去,白光只剩下一道尾巴,而不知何時,那一盞萬佛心燈翻轉傾倒,紫色的鴻蒙之火占據了天空,滾滾火海中,再也看不到任何一個人……

    作者有話要說:

    天啦嚕,我終于寫完了,把自己寫哭了。不過你們要懂,我并不是因為被自己感動了,而是因為完結本身……嚶嚶嚶,這么長時間,終于完了啊!

    我要控制自己不能再看了,我怕我還會改,我會崩潰的!

    基本上就這樣了,不會有番外了!以后寫不寫仙靈界也說不一定,但肯定不是現在!

    新文大約需要一個星期開始發,因為前面寫了幾萬字,隔了兩個月看跟狗屎差不多,所以要重新擼擼。

    坑品好又勤奮的作者不領回家嗎?快來收藏作者的專欄和作者的新文吧,那個《古代幸福生活》可能會改名成《我的老公是廚子》總之待定,不過下一本就是它!

    書香門第【十晏】整理。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