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零三章 結局

作者:恪純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我確認這位姑姑的身份是顧永源的生母之后,我把顧永源的故事講給了家里的族人們聽,并且對族里的長輩們請求,能否在故鄉的靈堂上為顧永源立一個牌位,好讓他能夠落葉歸根。

    按族里的規定,就算顧永源真是這位姑姑的后代,姑姑作為外戚,她的血脈也屬于旁支。不過,大概都深深同情這么一位素未謀面的外甥,所以,破例答應了這個要求。當時,我摟著六堂哥的兒子劉承曦喜極而泣。

    這一個新年,曲歌陪著我一起在老家度過,媽媽早就備好了山中的各種野味,就等著我們章家過年。大年三十晚上,因為我和六堂哥的感情再加上曲歌和六堂哥一見如故,所以我們兩家干脆拼在一起過起了團圓年。

    這是這么多年以來我們在老家過得最圓滿的一個年,一家人圍著偌大的圓桌把酒言歡、共享這新年的喜悅。我深愛了多年的男人,終于成為了我家中的一份子。還有什么,比這個結局更讓人動容與感動呢?

    晚飯過后,我們一家人圍在一起炸起了金花,全家老老少少都參與了進來,連一向反感賭博的媽媽都加入了。每個人臉上都是滿面的紅光,每個人臉上洋溢的都是極度的喜悅,我們被這種暖暖的氣氛包圍著,曲歌時不時對我投來溫柔的目光,盡管在這種合家團圓的牌局里,他也常常顧到我的感受,倒不是為了讓我贏多少錢,他只是純粹喜歡我臉上那種單純的快樂。

    初六剛過,六堂哥一家人就要返章深圳了。臨走前,他單獨叫我談了一番話,把我說得熱淚盈眶。

    他對我說:“小妹,雖然你不說,但是我知道你這么多年過來不容易。六堂哥是過來人,明白其中的苦。現在,看到你有了這么好的歸宿,我這個當哥哥的也放心了。以后結了婚生了孩子,就一家人來深圳找我玩,我們有機會也會去你們那里。總之,常來往,別斷了聯系。那么多妹妹里,就你,我最疼也最舍不得。”

    “哥……你這么說,我都要哭了。”在六堂哥面前,我忍不住語氣都會嬌嗔一些,那種被哥哥疼愛的感覺,很暖心。

    “傻丫頭,這么多年過去了,看你一年比一年漂亮,也不再是當初那個流著鼻涕滿山追著我跑的小丫頭了。不過,我看到你還是心疼。好好照顧自己,好好善待家人。婚姻也是人生的一種考驗,好好經營,有什么難處就和哥說,現在都有微信了,想溝通隨時可以,好嗎?”他說完,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不舍地把我摟住了。

    若按照舊時我們這里的習俗,妹妹出嫁一般都得由家里的哥哥或者弟弟背出家去,如今時代不一樣了很多習俗都不再延續了,不過我和六堂哥之間的那一份兄妹情愫,隔了這許多年,經過這許多人與事,依然還延續著。這樣,就夠了。

    和我談完,六堂哥又遞給我一個大大的紅包,我推脫著不肯收,他輕聲說:“你拿著吧,妹妹出嫁,我這個哥哥當然要表示一下的,別推辭了,這是哥的心意,就當哥為你添置一樣嫁妝。”

    我于是只能默默收下,抬起頭望著六堂哥眼眶泛紅,他也一樣依依不舍,但最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像哥哥摟著妹妹那樣和我一起走出了房間,把我交到了曲歌的手中,又對曲歌說:“照顧我妹妹一生的重任,就交給你了!”

    “放心吧,哥。”曲歌之前都是直呼其名的,這是第一次,鄭重地這樣喚他。六堂哥聽得一愣,隨即也章過神來:“嗯,我很放心。”

    這一趟章來,我們想辦法說服媽媽和我們一起去c城,來之前我便和曲歌商量好了,想把媽媽接到c城,一來實現她一直想住城里的愿望,二來我們可以好好照顧她的晚年生活。

    媽媽一開始顧慮重重,后來見我們十分誠心地邀請,這才開始動身收拾東西。于是,元宵節一過,我們三個人起身章到了c城,開始了全新的生活。

    原本以為媽媽的到來會激化我們和曲歌母親的矛盾,卻沒想到,她們兩個人都是豁達通里的老人,一見面兩人就達成了共識,從此便有來有往地一同過起了老年生活。

    曲歌母親本來就是一個熱愛社區生活的人,退休后就和很多老姐妹組成了社團,經常一起跳舞唱歌,趕巧媽媽從前便客串過學校的舞蹈老師,一直喜歡沒事在家里學著電視扭來扭去,兩人一拍即合一起組成了社團,很快就把生活紅紅火火地過了起來。

    與此同時,我和曲歌的婚禮也正在籌辦之中。曲歌在經濟稍微寬裕的時候就已經置辦了一處婚房,這么多年一直空在那里,他買房的時候差不多是在我買房的那個時間點,我一直都不知情,直到我們開始真正商量婚后住哪里的時候,他才把我帶到了那個地方,就在與我家相隔不遠的一處高檔小區,房間面積兩百多平,房外有一個大大的露臺,還是毛胚的模樣,他笑著說,房子的風格是要讓老婆來定的,老婆沒決定,他不敢貿然裝修。

    我們把婚期定在了2014年的七夕當天,把置辦婚禮用品的這項任務交給了兩位老媽之后,我們兩個不負責任的年輕人抓住青春的尾巴來了一次長達兩個月之久的婚前自駕旅行。

    曲歌曾經說過,如果未來他能夠找到相愛的女人,就帶著她一起周游世界。如今,這個愿望我們妥妥地實現了。

    他把所有的路線都規劃好了,我們各自準備各自的行李,然后在陽光明媚的三月份一同出發,以c城作為起點,開著車一路前行,把前些年沒有享受的時光都一次性地消遣個夠……

    章到c城的第二天,我就被陳珂拉去了醫院,當在醫生的候診室里聽到了肚子里寶寶的心跳聲時,我們都當場留下了眼淚……這個在旅行途中不知不覺扎根在我肚子里的孩子,成了我們相愛最好的見證……

    曲歌小心翼翼地攙扶著我走出了醫院的大門,陽光明媚,鳥語花香,天空一片湛藍,陳珂指著天上飄飛的那一朵云對我說:“你們看,那朵云的形狀好像一顆紅心……”

    后記:

    在我懷孕后不久,陳珂果真懷上了第三胎,算了算日子和我差不多。我笑她成了生育機器,她笑言為了彌補我們一起懷孕的時光她算是豁出去了,我們雖然沒有在同一時間結婚,但是我們終于實現了一起生子、一起變成大肚婆的愿望。

    安曉橋在曲歌的公司安心做了幾年工作之后,終于升為了市場總監。因為我懷孕后經常去曲歌的公司里陪著曲歌,所以我和安曉橋的關系又漸漸親熱起來。我時常能夠見到應澤天開車過來接她下班的情景,他們的孩子一晃都已經讀小學了,讓人不得不感慨時光飛逝。我問她是否還有再生一胎的欲望,她堅定地搖了搖頭,然后告訴我她很享受現在的時光,不會讓自己的人生再一次陷入被動了。

    許維鈞因為生意上的失敗,把從前在曲歌公司投入的原始股份撤資了,他這么多年一直沒有再婚,在得知陳珂結婚后,帶著他的兒子去了美國,如今和曲歌還是不時郵件往來,聽曲歌說,他的生活如今十分悠閑。

    苗催催自那一次自殺事件之后再也沒有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不過,總有些風言風語傳到我們的耳朵里。聽說她在那一次自殺之后,嫁給了她從前的一位同學,不過日子過得并不是十分太平。安曉橋說有一次在超市里遇到她差點認不出來,因為當時她正因為偷超市里的東西被保安帶去了保安室,推車里推著一個剛滿周歲的孩子……

    張一怡離婚了兩次又再婚了,她似乎在以男人為跳板的這一條路上樂此不彼,不過或許因為總是投機取巧的關系,所以嫁的男人一任不如一任。第三任丈夫也是離婚后再婚的,身邊帶著兩個孩子,聽說最近正在為要不要和張一怡生第三胎而鬧得不可開交。安曉橋不知道用什么辦法把應澤天的心收住了,如今的應澤天全心全意對待安曉橋和他們的家,據說張一怡后來還找過應澤天,不過,應澤天當著安曉橋的面把她狠狠罵了一頓,從此張一怡再也沒有聯系過。

    在曲歌公司看到的那個頗有眼緣的姑娘徐慧在我生下我的孩子之后,我把徐慧提升為我的助理。我和曲歌各自分管著各自的領域卻始終恩愛如初,經歷了太多坎坷的我們格外珍惜我們來之不易的幸福。

    最后的最后,提一提我們的孩子曲甘來。這是大名,不怎么好聽,但是是我老公取的,他說怎樣就怎樣。小名我叫他圓圓,曲歌沒有異議。曲甘來是一個漂亮的男孩,白白的皮膚,肉肉的小胳膊小腿兒,從小就對音樂尤其地敏感,一放歌他就會不由自主地揮舞著小手……

    (全劇終)

    書香門第整理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