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百二十七章完結章節寶寶出生(精彩)

作者:落風一夜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蒙慕兩家的婚禮地點選在A市最豪華的酒店,整層包下來。賓客必須憑喜帖入內。

    再說這邊韓韶梁軍一群人雖然沒有跟著自家凌大去接人,一群人均停在門口準備等著自家凌大把大嫂接來。他們要先其他人瞧見他們大嫂。

    “怎么還沒到?”梁站先有些急了,聲音隨著噼里啪啦的鞭炮聲,梁站身邊的陳虎梁軍韓韶等一群人也紛紛往外盯,就盼著自家凌大把大嫂給接來。

    慕老爺子也在酒店門外一直等,等了一會兒,不過今天要招待的客人太多,只好先進去,進去之前干脆讓韓韶和梁軍兩人幫著他看著,人來了,通知他一聲。

    “是,慕老!”梁軍和韓韶認真應著。

    比起韓韶陳剛黃奇軍幾個不緩不慢的應付,梁軍、陳虎、楊坤寧等一群人是有些急了,反反復復往外瞧,一副怎么還沒來的委屈狀。

    “凌大這接媳婦不會要接一上午吧!”今天是凌大的好日子,飛龍隊一群人這會兒也敢調侃自家凌大幾句,陳虎腦門冒汗,天氣有些熱,脫口而出道:“早知道我前幾天就該豁出去問凌大要個接新娘的名額,沒準就能先瞧見大嫂和凌大岳父岳母!”

    陳虎的話簡直說出了飛龍隊所有人的心聲,想到‘蒙少’兩個字,一群人更是打了雞血一般。

    到現在,他們還沒見到那位蒙少呢?大嫂是凌大媳婦,平日里捂的緊也說的不過,可那位蒙少是凌大的岳母,這么親的關系,凌大怎么就不引見引見呢?

    楊坤寧這會兒忍不住道:“老子先提前說好,一會兒誰先跟我搶蒙少的簽名,我他媽跟他急!”

    韓韶先拍了一下楊坤寧的腦袋,故作怒道:“你他媽是誰老子?這話你在凌大面前有種重復一遍試試?”說完,韓韶沖所有人喊了一聲:“今天誰也不許胡亂罵粗話,到時候單獨記過!”

    韓韶的話一落,原本昂揚的一個個腦袋立馬慫著,楊坤寧撓撓臉表示自己這不是激動么?這一個月他們飛龍隊的日日盼著見到那位蒙少也就是凌大岳母好么?

    “要是以前我知道大嫂母親就是那位蒙少,老子保管給大嫂端尿倒水都行!”飛龍隊又一腦殘粉開口,連端尿倒水這四個字都形容出來,把所有人樂的哄然一笑,可沒有嘲笑他的,包括梁軍在內的飛龍隊成員暗道,要是能見到那位蒙少,甭說端尿倒水了,讓他們干什么都行!

    不過趙宇成話剛落,韓韶往他腦袋拍了一下:“還老子?再說一句老子,我現在讓你去端尿倒水!”

    趙宇成立馬乖乖噤聲,不敢再說話,就怕被派去其他打雜的地方,沒能參加自家凌大和大嫂的婚禮先不說,最重要的是沒能見到那位蒙少那真是他媽損失大發了。

    梁軍這會兒看不過眼了,瞧著韓韶一群人十分淡定的裝逼模樣十分蛋疼和鄙視,又是羨慕妒忌恨,他們只能眼巴巴在這里等著凌大和大嫂,順便以此機會瞧瞧自家偶像,可韓韶這群人倒好,先跟著凌大,蒙家也先跟著去,最重要的是連偶像也先跟著見。要是一般偶像也就算了,可誰讓大嫂母親竟然是那位鼎鼎大名的蒙少?想到這里,梁軍眼睛忍不住又羨慕妒忌紅了,罵道:“姓韓的,別總懟我的人!你他媽要不是先幸運跟著凌大去蒙家,這會兒估計比我們還心急。”

    別以為他沒瞧見剛才獵豹隊這群丫的鄙視看他們。特別往陳剛那丫的瞧了一眼,誰讓這一個月這丫的天天各種形容去蒙家見到那位蒙少場景。

    旁邊飛龍隊跟著他們隊長附和,時不時用羨慕妒忌恨的目光盯著陳剛身上,要是眼神能殺人,這會兒陳剛都不知道死了幾百次。

    陳剛自然知道這一個月來自己大出風頭,這些個丫的不就是羨慕妒忌他么?

    陳剛一臉得意洋洋,故意伸伸懶腰道:“其實蒙少不就是那樣,今天可是凌大和大嫂的婚禮,梁哥,你們一群人關注點可別跑偏題了!”

    陳剛這話剛落,更招恨了,韓韶在旁邊憋著笑。

    就在梁軍準備找個日子跟這丫的約戰,就聽到噼里啪啦的鞭炮聲,很快入眼底的是十幾輛軍車,不過與一般軍車不同的是每輛軍車貼著囍字,各種裝飾十分喜慶。

    韓韶和梁軍一群人立即認出最前面那輛軍車就是凌大平時最喜歡開的那輛,一群人頓時跟打了雞血一樣。等婚車一亭,瞧見自家凌大抱著大嫂下車,從始至終自家凌大眼睛視線一直盯著自家大嫂就沒往他們這邊瞧一眼,眼珠子跟黏在自家大嫂身上。

    不過韓韶和梁軍一群人還是激動的起哄起來,有幾個激動的更是大吼起來齊喊:“凌大,大嫂!”

    一群人撕心裂肺的震吼聲終于把凌霄然的注意力分開一些,冷硬威嚴的眉眼微蹙輕描淡寫往梁軍韓韶一群人瞥了一眼,眼神威懾讓嘶吼的一群人立即噤聲。

    韓韶和梁軍一群人這會兒也瞧見自家大嫂了,趕緊過去打招呼,他們從來就沒見過自家大嫂化妝穿婚紗的模樣,此時瞧見人,一群人吞吞口水差點沒把人給認出來,瞪大眼睛一臉驚艷,好半響才有人支支吾吾憋出一句:“大嫂?”

    秦湛從始至終被凌霄然大庭廣眾之下抱著,有幾分不適應,想自己下地走,可兩只大手跟牢固的鐵鉗穩穩禁錮她的腰。

    “不認識我了?”秦湛勾起唇,這個動作她經常做,可平日里她素面朝天,面容精致歸精致卻帶著幾分冷意讓人不敢招惹,可現在精致的妝容越發讓她五官漂亮至極,勾起唇,眉梢少了幾分冷意倒是多了幾分女人的嫵媚,十分漂亮看的一群人一愣一愣的。

    還是韓韶和梁軍先反應過來,趕緊推了推幾個吞口水的小子,沒瞧見凌大這會兒臉都黑了么?

    果然!

    凌霄然瞧見其他男人盯著自家媳婦看,一張冷硬的面孔黑沉,一臉冷意,看呆的陳虎幾個齊齊打了個冷顫,心里恨不得道趕緊跟凌大澄清他們只是欣賞絕壁對大嫂沒有丁點非分之想!可惜凌霄然沒給他們解釋,薄唇不緩不慢念出幾個人名字,吐出兩個字:“給我等著!”說完就要抱人進去。

    被念出名字的幾個人立馬慫著腦袋一臉委屈,秦湛以為凌霄然這男人開玩笑,先讓凌霄然等等,讓他們先進去呆著,外面太陽大,里面有酒水喝,秦湛還想說什么,就見有什么遮住臉,秦湛想把蓋在臉上的頭紗拿開,旁邊有一只大手更快按住她的手,低沉的嗓音此時一本正經開口:“寶寶,就這樣別亂動!”

    秦湛一臉迷茫,她的臉有什么不能看的?

    凌霄然眸光灼熱盯著自家媳婦,真恨不得這么漂亮的媳婦只能他一個人瞧見,倒是旁邊慕揚天和獵豹隊飛龍隊一群人瞧見自家凌大的動作,每個人眼角狠狠抽了一抽。

    凌大要不要這么霸道!現在連大嫂臉都不能瞧了?慕揚天倒是想調侃,不過他們一群人不能在門外停留太久,凌霄然轉眼換了個抱姿,盡可能讓自家媳婦臉埋在他胸口讓旁人瞧不見。

    慕揚天和飛龍獵豹隊一眾人登時對自家凌大的動作都要跪了!霄然這小子(自家凌大)占有欲要不要這么變態!

    慕揚天估摸想要不是結婚儀式太重要,估計這小子一接到小湛,就能做出把小湛裹的嚴嚴實實藏房間里,不讓任何人瞧。他丫的他就沒見過一個比霄然這小子這么變態的占有欲好么?

    不過凌霄然走之前讓梁軍韓韶一群人帶人進去,韓韶點點頭,倒是梁軍一群人一反常態表示天氣不熱,他們要在這里幫忙迎著大嫂娘家人。

    這會兒凌霄然注意力和心思都在自家媳婦身上,哪里想的到梁軍一群人的心思。沒說什么,他們喜歡這里干站著就干站著,這些日子這些個小子也太松懈訓練了。

    很快,等凌霄然進去不久,梁軍一群人一臉盼星星盼月亮的模樣讓出來瞧瞧親家有沒有來的慕父愣了愣。

    不過梁軍一群人等的那一個叫心甘情愿,想到今天能見到蒙少那樣的大人物,梁軍一群人心里緊張又是興奮。就是去過蒙家,見過那位蒙少的韓韶和陳剛一群人都忍不住緊張起來。

    就在這時候,不遠處十幾輛轎車由遠及近過來,等湛言和顧墨襲一起下車。

    慕父立即認出這是親家,走過去迎接,梁軍一群人先是瞧見顧墨襲那張臉狠狠倒抽一口氣,靠,大嫂老爸也太好看了吧!

    很快注意力被旁邊長相同自家大嫂十分相像的人瞧過去,不同的只是氣質,梁軍一群人自然看過網上視頻,而且面前這位蒙少同大嫂實在像,梁軍一群人幾乎立即猜到這位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蒙少,登時一群人渾身僵直,緊張、興奮各種復雜感情交織。連最穩重的梁軍渾身發起抖來,恰好湛言此時視線掃過去,包括梁軍在內的飛龍隊所有人

    轟隆一聲,血管仿佛逆流回腦中,炸成片片血花,一群人頭暈腦脹,

    腦中只有一個念頭‘蒙少看我了’!

    梁軍也失了冷靜,渾身跟打了激素一樣,臉色漲紅,楊坤寧不愧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第一個沖過去,可惜真瞧見這位蒙少現在就在他跟前,他天旋地轉眼前一陣陣發黑,腦袋轟鳴一陣空白,手指和一雙腿緊張的都在打哆嗦。半響憋不住一個字!

    幸好慕父給他解了圍,還以為他是霄然派過來迎接岳父岳母的,慕父還順帶稍稍介紹了這小子。

    楊坤寧登時又是一陣氣血翻騰,一臉激動,湛言對這個女婿很滿意,連帶對著他的手下也難得和顏悅色,沖對方淡淡點頭表示感謝,隨后同慕父邊說邊往酒店走。

    倒是楊坤寧仍然被那位蒙少的感謝震的呆在原地,他竟然有被蒙少感謝的一天,楊坤寧此時人跟飄在空中一臉傻笑,直到被沖上來的一群人拍醒。

    楊坤寧撓撓后腦勺,繼續傻笑喊了一聲:“梁哥!我見到那位蒙少還有那位顧少了!”

    包括梁軍在內的一群人此時眼睛通紅又是羨慕又是妒忌瞪著這傻小子。

    梁軍一群人早在瞧見楊坤寧沖出去就傻了,沒想到這丫的真這么大的膽子,眼看那小子傻傻站在那位蒙少面前,特別是那位蒙少和顧少還沖那小子點頭打招呼,不少人心里后悔的腸子都青了,心里暗道好不容易盼到和那位蒙少打招呼,可偏偏錯過這個機會,讓這個小子撈到便宜。

    梁軍這會兒拍死這丫的心都有了!又羨慕這小子初生牛犢不怕虎在那位蒙少和顧少面前狠狠刷了一把臉。

    梁軍好不容易控制自己心里的各種羨慕妒忌恨,轉眼就見韓韶陳剛一群人上前已經跟那位蒙少和顧少打招呼了,梁軍登時眼睛更紅了。特別是韓韶幾個頗為熟稔的談話,可以看出那位蒙少竟然還記得韓韶陳剛幾個,眼睛更紅了,梁軍這次不肯錯過機會,趕緊眼巴巴走過去刷臉,臉色漲紅一臉緊張靦腆給韓韶使眼色,韓韶也十分義氣介紹了幾句。

    眼看那位蒙少瞧過來的目光,梁軍腦袋只覺得一旁空白,就見那位蒙少對他莞爾一笑。

    梁軍登時跟眼前白光閃過跟做夢一樣,傻愣愣站在原地,比剛才楊坤寧還傻,腦中只有一個念頭:蒙少竟然對我笑了!

    他不僅有一天見到這位蒙少,還差點搭上話了!梁軍想到這里,差點興奮的蹦起來。

    慕父這會兒哪里瞧不出這些個小子激動的心思,不過就連慕父也不得不承認,小湛這母親真不是一般有名氣,怪不得連梁軍這小子都緊張成這樣,拍拍梁軍這小子肩膀,同親家邊說邊繼續,一邊讓韓韶阻止其他小子發瘋!

    過了半響,就在旁人以為梁軍真傻了,只聽到這小子興奮嘶吼一聲大吼,立馬找了個借口表示要進酒店幫凌大招呼客人。讓韓韶十分鄙視。

    酒店外這邊熱熱鬧鬧的,里面酒店大廳更是熱鬧,這次慕家請了許多人,光酒席就有一百五十多桌。酒店全棟包下。

    慕老爺子這會兒正抱著自家寶貝孫子岑瑜在幾個老朋友面前刷臉,一臉得意,嘴里時不時我的寶貝曾孫、心肝,不管其他人知道不知道,先是說小湛給慕家添了兩個男丁,一胎雙胞胎,又是隱隱透露小湛又懷孕了。引的周圍幾個老爺子妒忌的眼睛都紅了。

    可能怎么樣?

    誰讓人家孫子眼光好,不僅娶了個背景強大的,而且本身媳婦還是這么能生養的,這兩年抱三的頻率也是夠了,特別是幾個老爺子連曾孫一個沒出生的人,更是又急又羨慕。

    而且人家基因還好,瞧瞧這老家伙懷里的男孩長的多漂亮?還有人另一孩子,慕老爺子一臉嘚瑟表示岑然在親家那邊。

    慕老爺子話剛落,所有人便知道慕家親家是誰?登時剛羨慕眼紅的登時又羨慕妒忌起來。

    楚家老爺子雖然早已經知道凌霄然娶了那位蒙少的女兒,不過前些日子剛聽到慕家和蒙家聯姻,他心里還是免不了震驚和眼紅。

    慕老爺子今天心情極好,這會兒抱著岑瑜心情更好了,邊跟幾個老家伙說話,因為同楚家老爺子關系算還不錯,特意提了楚老的孫子看上一普通人家閨女要娶回家這事,慕老爺子知道這老家伙固執,成天一直想著強強聯姻這事,慕老爺子卻不興這一套,只要人家身家清白過的了他的眼保證基本的人品就行。慕老爺子想到自家最自豪的孫子今天結婚,難免話多幾句,提了幾句讓這老家伙放寬心,讓他們兒孫的事情自個兒弄,又樂滋滋笑道提起:“想當初我知道霄然跟他媳婦領證的時候,我也沒多管,瞧,現在不是皆大歡喜了么?”

    楚家老爺子被慕家這老家伙的話氣的吐血,楚家和慕家一樣么?要是他們孫媳婦換一換,他也樂意好么?

    當然,今天霄然那小子娶的媳婦是個普通的女人,這老家伙能這么得意?

    和慕老爺子交好的幾個老爺子一直崇善強強聯姻,不過慕老爺子當時的想法和他們不同,表示自家孫子找喜歡的就行,身家清白讓他滿意即可,他們家不興門當戶對那一套。當時同慕老爺子交好的幾個老爺子還贊這丫的開明,如今聽著這老家伙這話,怎么聽怎么不對味。想到這老家伙孫子這么有福氣,娶的還是下一位蒙家繼承人,再瞧那老家伙面上樂滋滋又得意洋洋一臉褶子的笑臉,幾個老爺子一臉跟便秘一樣。

    不等說完,話一頓,又感慨自家孫媳婦太有本事不好管,不過話里無一不透露小湛那一個叫孝順又好生養,還一臉正色表示得讓霄然那小子注意點,生太多顧不過來怎么辦?更表態生那么多還不如生一個孫子好好調教,貴在精多,瞧,現在他這個孫子給慕家娶了個這么好的媳婦不說,連生幾個孩子基因也絕壁壞不到哪里去?

    慕老爺子一臉難色對著幾個家里一直沒添丁的老家伙表示十分煩惱。

    頓時把那幾個老爺子氣的差點吐血。

    慕老爺子終于找回場子,他可沒忘了之前在慕家還沒找到霄然這孫子的時候,這幾個老家伙時不時一臉同情說老大子嗣的問題。

    慕老爺子還想說什么的時候,慕航天走過來表示親家到了。

    慕老爺子一臉眉開色舞急忙準備過去招呼,又喊慕揚天過來瞧瞧讓他去喊霄然和小湛出來,時間也該差不多了。

    慕揚天點頭說好。

    休息室里,凌霄然此時面色沉沉盯著自家媳婦裸露的肩膀一臉不高興,之前他整個心思都在見到他媳婦身上,哪里注意其他細節,此時瞧著自家媳婦婚紗裸著肩,白皙的肌膚十分吸引人,之前他選的這款婚紗覺得款式不錯好看,可此時瞧哪哪礙眼。若不是此時沒其他婚紗換,他都想讓他媳婦換過一件。

    想到一會兒其他男人都往自家媳婦身上瞧,凌霄然一張臉都憋不住黑沉起來,心里十分后悔當初挑了這么一件‘暴露’的婚紗。

    秦湛也注意到這男人灼熱的視線一直盯著她裸露著的肩膀,眉頭蹙的十分緊,面色沉沉不大好看,兩人處了這么久,秦湛哪里會瞧不出這男人的心思,此時見這男人恨不得扒了她這婚紗換過一件,忍不住想笑。

    她平日里也沒穿過露肩的衣服,不過這裸露程度完全算不上暴露好么?秦湛被這男人盯的有些無奈,剛要開口。剛好休息室門口傳來敲門聲。

    秦湛起身要去開門,肩膀上一件大衣裹了過來,旁邊威嚴的男人先起身過去開門。

    雖然休息室有冷氣,可這大熱天她裹著毛毯算什么回事?秦湛十分無語。別人瞧見還以為她怎么了?

    慕揚天剛進來要說話,瞧見小湛上身裹著毛毯,再往窗戶外大熱天瞧了一眼,果然一副驚呆狀。

    秦湛也覺得熱,想拿開毛毯,可惜旁邊一直大手按住,語氣霸道強勢:“披著!”

    慕揚天這會兒明白小湛大熱天披毛毯誰的杰作,他回想了一下,小湛那件婚紗沒露啥,只露了個肩膀啊!想到這里,慕揚天登時一臉見了鬼盯著霄然這侄子看,臥槽,靠,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這小子要不要這么小題大做,不知道的還以為小湛穿的太性感暴露。要是露個全后背,這小子讓小湛披著毛毯無可厚非,可小子只露了個肩膀,這小子還幫著遮什么遮,慕揚天覺得霄然這小子真是沒救了。

    他現在就等著看一會兒婚禮儀式的時候這小子難不成還打算讓小湛披著毛毯去?就算這小子真的讓小湛披著毛毯去,小湛爸媽和老頭子能同意。

    想到一會兒有好戲看,慕揚天心里那一個叫幸災樂禍。沖小湛打過招呼,然后把老頭子的話轉告一聲。

    凌霄然冷淡嗯了一聲。

    等慕揚天出去,凌霄然眉頭更糾結了。

    秦湛乖乖閉嘴,她就怕她一開口,這男人真讓她裹著這毛毯出門,那這今天可真有樂子了。

    沒過一會兒,顧墨襲和湛言進來,同小兩口打過招呼,婚禮儀式在一樓后草坪,顧墨襲作為小湛的親生父親,等會兒要負責把自家女兒交給凌霄然。

    凌霄然這會兒也要出去準備了。同岳父岳母打過招呼便出去了,出去的時候還不忘往自家媳婦肩上瞧一眼,眉間蹙成一個川子。

    秦湛被那男人的表情氣的一樂,等凌霄然出去,顧墨襲見自家寶貝女兒還裹著毛毯干什么?

    秦湛哪里敢說是凌霄然那男人覺得這婚紗太暴露了,讓他披的。沒直接回答,而是轉移話題。

    幸好她爸爸興趣不在她裝著上,而是今天的婚禮上,秦湛只瞧見兩人,沒瞧見她爹地,忍不住開口問。

    顧墨襲神色有幾分復雜,不過到底顧及秦若凡那男人把小湛拉扯大,摸摸她的腦袋,沒有把秦若凡瞎扯的借口說出來,而是道:“小湛,他估計舍不得你,不想把你交給其他男人,先走了!”

    秦湛呆了一呆,拿起桌上的手機要撥電話,湛言此時難得說了秦若凡的好話,開口道:“小湛,你爹地和我們不同,他一個人把你拉扯大,從小你們相依為命,他只有你,其中感情不必說,舍不得是正常的!以后嫁了人,也別忘了孝敬他!”

    秦湛眼眶有些紅,心里悶著一口氣喘不上來。

    湛言摸摸她的腦袋:“人長大了總得適應一切,他昨晚來了,說明就是想看看你過的好不好,你好,他才放心走了!好了,別難受了,今天是你的好日子!”

    秦湛不是軟弱的人,此時恢復冷靜,心里暗道等結婚后她又不是不能去看她爹地,就如她媽咪說的她爹地只有她一個人,她的想辦法把人弄到A市住。

    想到這里,秦湛冷靜不少。

    凌霄然出來后一一同幾個輩分大的老爺子打過招呼,喻家老爺子心情最復雜,這次他本不打算來,他和慕家這老家伙還是有幾分交情,所以還是來了。

    不過撇開凌霄然和他孫子的私怨,到底是他孫子的錯,人家媳婦在慕家好好的,可成黎偏偏心大瞧上不該瞧的,設計拆散別人夫妻,他要有這能力還好,可偏偏招惹凌霄然這小子,從第一眼,他就知道這小子看著面上一派正氣稟然,可私底下觸到他底線,該狠該黑的時候手段絕不落下。成黎會吃虧他不意外。

    喻老爺子此時還是說了一句恭喜。

    凌霄然面不改色沖喻老爺子點點頭。

    很快婚禮開始,今天來的人多,賓客各自坐在兩旁自己的位置上。

    臺上,人高馬大的凌霄然早已等在一旁就等著他岳父把他媳婦交給他,向來冷靜的眉眼多了幾分心急,目光頻頻盯著出口,慕老爺子把自家孫子急切的神情收入眼底,心里好笑又有些感慨,嘆道小湛孩子都給這小子生了三個,這小子難不成現在還擔心小湛不嫁他?也不知道這小子到底在急什么。

    很快隨著婚禮進行曲響起,凌霄然一眼就見自家岳父帶著自家媳婦走過來,凌霄然登時想走過去趕緊把自家媳婦抱上臺,還是被慕老爺子喝止。

    下面傳來一陣小聲的哄笑聲。

    最前排的幾位老爺子哪里見過凌霄然這么心急的時候,剛才招待他們的時候那一個叫沉穩冷靜,如今看著這沉穩的小輩這么急著娶媳婦,幾個老爺子也忍不住呵呵大笑。

    顧墨襲此時自然也注意到霄然這女婿的動作,瞧見他那一副心急的模樣,又是氣又有些笑還有些欣慰。他倒是真想把小湛帶回家不嫁給這小子,可誰讓小湛就是喜歡這姓凌的小子,最近這些日子這小子的表現也算不錯。

    顧墨襲雖然印象好一些,不過想到要不是這姓凌的小子,小湛哪里這么快嫁人,一時間瞧著那眉眼有幾分急的小子瞧哪哪不順眼,腳步也慢了下來。

    凌霄然覺得他岳父把他媳婦嫁給他的過程簡直度秒如年,見他岳父緩下來的步伐,他也不好多說什么,自家岳父他還是得罪不起不敢多招惹,強壓下心里的緊張和心急,面色冷靜等著自家岳父把媳婦帶過來。

    等到他岳父終于帶他媳婦走到他面前,交代他要好好對阿湛,凌霄然握緊她媳婦,手指緊張的抽筋,脫口而出一句:“寶寶!”

    幸好他聲音不是很大,又在臺上,沒多少人聽到,倒是顧墨襲聽完意味深長瞧了面前這女婿一眼。

    秦湛扶額有幾分尷尬,又見面前男人眸光灼熱盯著她看,秦湛心里還是甜意居多。她倒是想提醒這男人一會兒好好說話,不過這會兒人太多,她不好開口,算了,這男人想怎么說就怎么說。

    今天的主婚人是慕老爺子,年紀最大輩分最大。慕老爺子這會兒上臺,等念完證婚,證婚人是德高望重的陳老。

    陳老也準備了祝詞說了一堆祝福的話,特別是陳老話語祝福又不失幽默,引的氣氛不錯,說完祝詞,讓兩人交換戒指。

    秦湛伸手本來打算想等對方先給她戒指,可惜面前男人一直沒動靜,眸光灼灼盯著她裸露的肩膀處再次蹙起眉頭,秦湛挺想提醒這男人的,不過想了想,還是先替這男人戴戒指。

    戴完戒指,見面前男人仍然直勾勾盯著她裸露的肩膀,秦湛十分無奈,慕家小叔子在下面看笑話。看著霄然那侄子板著臉的面孔,心里十分好笑。

    幸好凌霄然很快收回視線,給自家媳婦戴了戒指,等陳老宣布兩人婚姻禮成,扔完捧花之后,凌霄然轉眼把人抱在懷里,胳膊環住自家媳婦裸露的肩膀,急匆匆走之前跟自家老爺子說了一句帶媳婦去換個衣服來敬酒。

    等秦湛換了另一套沒露任何地方的紅色禮服,冷凝的眉梢這才緩和。帶自家媳婦去敬酒。

    因為兩人今天是主角,秦湛懷孕,一群人自然把灌酒的目標定在凌霄然身上,今天是他好日子,倒是不少人乘著凌霄然心情好多多少少上來灌他酒。

    凌霄然來者不拒,顯然酒量練的十分不錯,不說千杯不醉,但應付這些人足可。

    謝承南、蒙瑾、慕小叔幾個都是愛起哄的,把凌霄然灌了一頓酒才滿意,慕揚天又見這小子喝了那么多酒,臉上沒有丁點醉意,心里不平衡啊。

    可惜凌霄然也沒傻到一直呆在這里讓其他人灌酒,找了個借口去敬自家岳父岳母的酒。其他人才罷休。

    秦湛一路以茶帶酒邊敬到季軒和鄭毅然這邊,兩人十分受寵若驚。最后慕家直系和秦湛娘家人紛紛起身敬酒。

    特別是梁軍陳虎等一桌瞧見那位蒙少轉眼敬酒敬到他們一桌,一群人激動的桌子差點給掀翻了,旁邊季軒和鄭毅然更是一臉受寵若驚,知道面前人的身份,酒杯差點都給砸地上了。

    季軒心里也那一個叫激動,他是真沒想到有一天能跟著毅然來參加慕家和蒙家的婚宴,還見到這位大名鼎鼎的蒙少這樣的大人物,旁邊這位顧少也是大人物。

    臥槽,太激動了有沒有!

    季軒和鄭毅然心里的激動不必說。這邊凌霄然早早下來桌去找自家媳婦。

    臥室,凌霄然抱著自家媳婦在床上,心軟的一塌糊涂,往她脖子上一直啃,也不知是不是喝酒喝了太多還是在所有人見證下把他媳婦娶到手的興奮讓他心里難以自持,十分激動,沉穩冷峻的眉眼明顯喜于形色。

    “寶寶!”

    “寶寶!我愛你!”

    從結婚之后,兩人感情越來越好,從自家媳婦懷孕之后,凌霄然在某些方面一改大男子主義十分體貼,不過沒變的是越來越強的占有欲。

    特別是秦湛肚子大了起來,凌霄然恨不得把人時時給栓到身邊,去部隊的時候每天都要打幾個電話,要是知道她在家還好,若是知道她在外面,再忙登時立馬趕過去把人接回家。

    明明生過一胎,凌霄然的小心翼翼卻沒有減少,慕家老爺子都覺得從小湛肚子大了起來,霄然這小子太過魔怔太過小心翼翼,都有些不正常了,不過瞧著兩孩子感情越來越好,老爺子也懶得插手兩人的事情。樂呵看著小兩口日子越過越好。

    轉眼過了近六個月,眼看到了秦湛的預產期,凌霄然怕之前那一胎他媳婦提前羊水破了陣痛,特意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提前帶著人一起住進vip房間。

    里面配備齊全,秦湛見這男人一天要盯著她肚子無數次,眉梢糾結的眉毛都擰起來,有些好笑,表示自己沒事情。

    凌霄然面無表情嗯了一聲。

    秦湛這六個月頗為算是苦中作樂,被這男人看的緊,可瞧著這男人在乎的神色,她又心口甜滋滋的。

    她記得有一次她肚子差不多六個多月大,乘這男人不在的時候去了洗手間,等這男人回來見她從洗手間出來,臉色慘白又陰沉,之后把她看的更緊了。

    秦湛就不明白她已經生過一胎,這男人還擔心什么?這會兒想要上廁所,凌霄然輕車熟路抱著她去洗手間。

    秦湛羊水破是在傍晚的時候,很快被推入產房,凌霄然剛開始堅持要進產房陪她,可她瞧著這男人面色慘白的模樣,估計她還沒暈這男人就暈了,干脆轉移話題先讓他通知慕家一眾人。

    慕家一眾人趕來就見霄然一臉慘白靠在長廊白墻上,臉上還算得上冷靜,慕老爺子和慕父還以為霄然會進去陪著小湛。問了他幾句話,見霄然沒什么異樣,慕老爺子和慕父和慕家一眾人稍稍安了心。

    只是轉眼六個小時,見里面還沒動靜,慕老爺子和慕父一眾人見霄然一臉血色全無,直接喊慕然新慕小叔幾個扶他進產房。

    慕老爺子和慕父這才發現霄然渾身都在發抖,腿都軟了哪里走的了路?估計剛才這小子腿就軟了,走不了路才沒進產房。

    慕老爺子和慕父心里也急啊,幸好這時候手術室燈熄滅,很快一個女醫生懷里抱著一個孩子過來,慕老爺子和慕家一眾人顧不得霄然了,注意力全在孩子身上,慕父急忙問孩子的性別。

    慕家人聽到醫生說小湛生了個女寶寶,樂的慕老爺子眉開眼笑,笑的一臉褶皺,眉梢更是激動連聲贊好,倒是凌霄然聽到寶貝女兒這幾個字腦袋瞬間懵了,慕老爺子轉頭沖凌霄然道:“霄然,小湛給你生了個寶貝女兒!霄然,小湛給你生了個寶貝女兒了!”因為老爺子太激動,一臉重復幾遍。

    慕老爺子見霄然久久沒有回復,有些不對勁,就在這時,只聽嘭的一聲,眾人看過去,就見霄然先昏倒在地上。一時間局面有些亂,慕老爺子和慕父急忙道:“霄然!霄然!”

    ------題外話------

    文文終于完結了,之后會送上番外,謝謝一直支持落風的妞們,謝謝了!以后用文回報大家!

    本書由 sherry_0508 整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