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65章

作者:柔橈輕曼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珍珠原先也是守在大殿外的, 她同一眾宮婢不可入大殿, 都在外面庭院里等著。

    珍珠是姝姝最信賴的宮婢, 不僅日常起居都交由她, 很多事情都是由珍珠接手的。

    她雖不知殿下中蠱的事情, 但到底是照顧太子跟太子妃日常起居的人,其實是猜到一些端倪的,太子妃醫術了得,就算再難的病,太子妃都能治愈,太子的病情卻越來越重, 加之太子妃這些日子一直養著許多蠱蟲, 她猜測太子可能是中了蠱。

    只是這事兒自然不能對外亂說。

    她看著太子的病情一日比一日重, 終究到了這一日。

    她站在庭院里,等到天黑, 亦是滿心絕望,太子若真的離開,太子妃只怕也……

    只是容不得珍珠亂想, 因著玲瓏腳步匆匆的過來了。

    玲瓏跟珍珠當初都是姝姝身邊的大丫鬟, 跟著進宮,都是姝姝最信賴的人。

    玲瓏過來后, 臉色有些奇怪, 小聲對珍珠道:“珍珠姐,您快過去書房瞧瞧看。”

    “書房怎么了?”珍珠這會兒哪有時間過去書房。

    玲瓏焦急道:“太子妃養的胖蟲不知為何掉落再地,而, 而且滿書房都是異香。”

    珍珠一怔,她記得那只白胖的蠱蟲,當初才送來時拇指大小都沒有,現在吃的快有她兩個拳頭大小。

    而且到底算蠱蟲,太子妃這段時間又一直養蠱。

    可珍珠想著太子妃這會兒怕也顧不得胖蟲,猶豫了下,到底還是跟著玲瓏過去藥房里看過。

    還未走到藥房里,珍珠就聞見一股子濃郁的異香。

    珍珠驚訝,推開書房,卻見地上散落的錦盒,還有那大白胖的蠱蟲正在地上蠕動,看樣子似乎想出門。

    這實在太異常,加之滿屋子這種奇怪的香氣,珍珠心里總有些奇異的感覺,她覺得不管如何,應該把胖蟲帶過去給太子妃看看。

    珍珠隨意找了個匣子,抱著胖蟲放在里面,立刻朝著太子妃寢宮趕去。

    距離近了,那股子異香越發的濃郁。

    珍珠甚至有些頭暈。

    等著抱著匣子趕到寢宮時,大殿里有皇帝和趙貴妃的哭泣聲。

    寢宮里隱約傳來太子妃絕望的哭聲。

    珍珠心里咯噔一聲,抱著匣子站在大殿外,不知如何是好,難不成殿下已經……

    珍珠猶豫下,到底還是抱著匣子上前跪下,磕磕碰碰道:“奴婢珍珠求見太子妃,太子妃養的蠱蟲生出異香,奴婢不知該如何。”

    “進去吧。”順和帝此刻精神亦差不多恍惚,其實他甚至都沒聽清珍珠說的什么。

    珍珠抱著匣子跌跌撞撞沖到寢宮里面,太子妃正跪在床榻上失聲痛哭,床榻上的人似乎也毫無動靜。

    珍珠臉色煞白,到底還是抱著匣子過去道:“娘娘,胖蟲似乎有些奇怪……”

    姝姝卻哪里聽得見,她的感官似乎都遠離,心都沒了。

    “娘娘……”珍珠也跟著落淚。

    她手中的匣子突然顫動了下,似胖蟲再從里面撞擊,珍珠本來沒抱穩,被這樣一撞,匣子掉落在地上。

    那比幾個月前更大了一圈的胖蟲從匣子里滾落出來,滿屋異香。

    可姝姝根本沒聞見。

    珍珠也不知該如何是好,正想悄悄退出,卻見地上那胖蟲蠕動著朝著姝姝爬過去。

    這實在太過異常,珍珠心中猶豫了下,捧起地上的胖團,把它放在了床榻邊,然后輕輕拍了拍姝姝的肩,“娘娘……”她一時也不知該說些什么。

    姝姝突然被拍住肩膀,感官似乎回神,她聞見滿屋子異香。

    瞧見手邊的胖蟲子,那幾乎快有她兩個拳頭大小的胖蟲正朝著殿下蠕動著過去。

    姝姝心里不知為何,突然就清醒過來。

    她身子顫的厲害,心中似有感應。

    “快,去,取匕首過來。”姝姝顫聲道。

    她身子軟的厲害,根本無法動彈。

    珍珠聽聞,急忙轉身去尋了匕首過來,姝姝接過,她手也顫的厲害,雙手才堪堪握住那匕首,然后顫抖著在殿下裸露在外的手腕出劃上一刀。

    暗黑色血跡流出,胖蟲更加快的朝著那血跡涌了過去。

    姝姝丟開匕首,捧起胖蟲擱在殿下手腕處。

    胖蟲緊緊的吸附在殿下手腕的傷口處,異香更加濃郁。

    這次的胖蟲表現明顯和上次不同,姝姝忽然就有了奇怪的感覺。

    她解開殿下的衣襟,看著殿下心口處忽然鼓起一個拇指大小的鼓塊,那就是蠱蟲所在的位置。

    蠱蟲已經游離在肌膚表層下了,之前時候那噬心蟲早就隱于殿下心口處,不見蹤影,現在終于能看到它了。

    姝姝捂著臉頰無聲哭泣起來,她喃喃道:“殿下,您一定要堅持住,求求你,一定要堅持住。”

    大殿上的順和帝也注意到里面的異常,太子妃似乎停止了哭泣,而且似有異香。

    趙貴妃喃喃道:“皇上,好濃郁的香氣……”

    順和帝嘴唇蠕動了下,心底也漸漸涌起希望,他朝著寢宮而去。

    趙貴妃也猶豫了下,跟了上去……

    寢宮內。

    姝姝跪在床榻邊,眼睛亦不敢眨,她看著那蠱蟲慢慢從殿下心口處游離到胸膛,然后肩膀,順著手臂上的經脈朝著殿下手腕那處口子而去。

    一只拇指大小的黑色蟲子從殿下傷口處鉆了出來,胖蟲忽然張大蟲口,一口將那黑色蠱蟲吞入口中。

    這一幕也被順和帝同趙貴妃看入眼中。

    然后胖蟲整個蟲身僵住,從殿下手腕出掉落下來,掉在地面之上。

    姝姝一時之間不知要先顧誰。

    異香突然散去,滿屋只剩惡臭,然后幾人就發現僵在地上胖蟲白白的身軀開始縮小,從它身上滲出黑色粘稠的液體,滿屋子都是臭味。

    直到胖蟲身體縮回拇指大小,然后就不再動彈,不知生死。

    姝姝也終于回神,她忽然從地上捧起那不再動彈的胖蟲,然后丟在了桌案上的一盞杯中。

    杯子里是她倒入的甘露水,殿下未喝完的。

    她知曉胖蟲是被甘露養大的,它既然幫殿下引出體內的蠱蟲,只怕自身也受到很大的傷害,姝姝不想它死。

    只能暫時丟在甘露水中養著。

    順和帝終于回神,走到床榻前,滿目震驚。

    姝姝顧不得其他,回到床榻上,取了止血藥灑在殿下傷口處,把傷口包扎好,她這才顫著手指去試殿下脈象。

    入手的脈象微弱到幾乎快沒了,可姝姝卻喜極而泣。

    順和帝也踉蹌兩步,扶著案桌才站穩了腳步,眼中落淚,這次卻是歡喜的。

    太子殿下是在第二日早晨醒來的,昨天夜里順和帝和趙貴妃離開后,她屏退所有宮婢,只余她自己守著殿下。

    她給殿下喂了些甘露水,又把胖蟲給清洗干凈,然后找了個錦盒,里面放了些嫩綠的用甘露養出來的蔬菜葉子,胖蟲似乎沒事,因著姝姝方才發現它微微動了下,只是肯定元氣大傷,它身上的異香已經不見了。

    “謝謝你。”姝姝輕輕撫了下胖蟲。

    她沒想到最后是符華送的蠱蟲救下了殿下。

    這世間果真存在因果的,比如她和宋凝君的因果。

    然后她救下符華公主,符華公主送給她一直蠱蟲,最后因這一只蠱蟲救下了太子。

    人心向善,天必佑之。

    太子殿下是在次日清晨醒來的,他睜開眸子第一眼就看見趴在他身邊睡著的女子,發絲散落在他身旁。

    心中所有的暴虐欲望都已經退卻,他滿心柔軟。

    姝姝睜眼,見到殿下蒼白面容上的笑意,她忽然就淚流滿面起來。

    傅瀲之握住姝姝的手,溫聲道:“寶兒哭什么。”

    “殿下。”姝姝撲到太子懷中,放聲大哭起來。

    傅瀲之把人緊緊的抱在懷里。

    太子中蠱的消息到底還是傳開了,朝臣對此很是關心。

    早朝時候,順和帝就道:“太子是在前些日子跟逢北王打仗時中的蠱,只是回來后發作,這才對外宣稱舊疾復發需要養病,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太子妃已把太子除了體內的蠱蟲,只需靜養幾個月,太子殿下就能好起來。”

    眾位朝臣不由震驚,一是震驚殿下中蠱了竟打贏了邊城的勝仗,二來是太子妃不僅醫術高明,竟還懂的蠱術,這簡直讓人有些驚懼。

    順和帝又道:“太子妃研究蠱術也只是為救太子,而且都是些救人的蠱。”

    其實這也是順和帝告訴這些大臣,太子妃不僅懂醫術,連蠱也懂一些,太子妃醫術可以救治天下黎明百姓,但也不是好欺負的。

    因為順和帝知曉等太子登基時,太子妃會被立后,甚至瀲之偌大的后宮只會有太子妃一人。

    給這些朝臣們警醒下,或許一開始朝臣們不會有非議,但時間久了,難保會有些人想要送女兒進宮攀龍附鳳的。

    順和帝這輩子經歷過后宮嬪妃相殘,子嗣謀逆,他也算是看開,甚至覺得后宮只有一人也是極好的,何況瀲之愛姝姝,眼中也不會有別的女子。

    朝臣一片恭賀,都是祝太子養好身體。

    太子身體需要慢慢養著,他經脈盡數裂開,能保住性命已是不錯。

    但甘露是養人的,所以慢慢用甘露養著,殿下的經脈也慢慢恢復起來。

    胖蟲也沒事,不過變得不愛動彈,每日食量也少了很多,姝姝猜胖蟲應該跟阿猁火焰它們一樣開了靈智的,當初她說希望殿下好好的時候,胖蟲才開始努力的吃東西,而且胖蟲應該就是噬心蟲的克星,只不過需要等到胖蟲開始散發異香才能引出噬心蟲。

    而且她后來也問過符華,胖蟲想要養出異香簡直比養出一條噬心蟲還要難。

    符華還言,兩年內能把胖蟲養出異香太難太難,也是殿下命不該絕。

    只有姝姝清楚,這也是胖蟲愿意救殿下,它開了靈智,所以它才會瘋狂的開始吃東西,它甚至很清楚,自己救下殿下可能就活不了多久的。

    姝姝也記得本書記載,胖蟲這樣的蠱蟲若養出異香后沒多久便會死去。

    幸好她還有甘露,幸好胖蟲也無事。

    姝姝還發現,殿下似乎早就知道了她的秘密。

    為了殿下早日康復,她給殿下日常飲水都換成甘露。

    有次傅瀲之喝下后,微微挑眉同姝姝道:“味道似乎不同。”

    那會兒姝姝還不清楚,唱了口才知曉是今日沒來得及把壺里的水換成甘露水。

    她抬眸,撞見殿下的眸子里,發現他的眼眸中全是她,還帶著淡淡的笑意。

    姝姝終于清楚,他其實都知道的,姝姝卻也覺得釋然開,軟聲問道:“殿下什么時候發現的?”

    傅瀲之把她抱在懷中,親親她的唇,溫言道:“邊城瘟疫那次。”

    其實那也不算初次發現端倪,許久前就有些猜測,直到瘟疫那次,他才肯定姝姝身上應該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到了現在,他幾乎已經知曉姝姝身上的奇異之處,只他沒有太多過問,姝姝守著這樣的東西,卻能保持本心,他敬她愛她,不愿給她壓力,她若愿意告知他就聽著,不愿意她也永遠都是他的寶。

    姝姝并沒有說太多,她知曉殿下會護她愛她,等她那一天真的愿意把上輩子的事情都看開,再告知殿下。

    何況殿下其實都已知道她身上最大的秘密了。

    半年后,太子殿下身體已經恢復好,可以處理朝政,但他總是推辭,告訴順和帝身子還未恢復好,順和帝豈會不知他每日都是待在東宮跟姝姝膩歪在一起,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強硬道:“朕已讓欽天監算過日子,過了年,三月初一大地回春,萬物復蘇,乃是最好的日子,你就那日登基大殿吧,朕也該退位頤養天年了。”他是真的想過過安穩的日子,就每日賞花教教灝兒就好。

    剩余的重擔,都該交由瀲之。

    他相信瀲之會把大虞帶向安穩盛世的時代。

    這次傅瀲之倒也沒在說什么。

    年后,萬物回春,春暖大地。

    三月初一,良時吉日。

    今日不僅是新帝登基大典,亦是新帝立后大典,到時新帝會偕新后登上皇城最高的祭臺上,接受朝臣和百姓的朝拜。

    姝姝同傅瀲之一大早就已起床梳洗,沐浴打扮。

    繁瑣的鳳袍一層層的穿上。

    鳳冠加身。

    外面有鳴贊官高喊吉時已到。

    大殿的門被推開,陽光照耀,金光渡身,身穿龍袍的傅瀲之朝著姝姝伸出了手。

    <全文完結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