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8章

作者:顧無痕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喬絨畢業那天,時野果然信守諾言來學校給她獻花了。而且平日那么低調的一個人,這天簡直高調得不得了。

    不僅準備了滿滿一后備箱的紅玫瑰,而且還特意穿了一件非常好看的黑西裝。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這幾年被喬絨帶壞了的緣故,他現在就算是穿正裝,也不會像喬絨第一次見他那樣把白襯衫紐扣系到最上面一粒,更不會再中規中矩的系條領帶。而是會把白襯衫的領口微微敞著穿,大大方方的露出喉結和一點點惹人瞎想的鎖骨,看上去另有一種灑脫不羈的風流和俊逸。

    只不過這次輪到喬絨不樂意了。

    ——她看到時野出現的瞬間,就想也沒想的上去把時野微敞著的白襯衫給重新扣好了。

    開玩笑,她家時老師這么好看,怎么能隨便讓人看了去。

    做完這一切之后,她便一腦袋扎進后備箱的玫瑰花叢里,開始一通亂翻。

    時野:“……你找什么?”

    喬絨理所當然道:“當然是找戒指啊!豪車、玫瑰、帥哥三元素都齊了,接下來不就應該上演求婚戲碼了嗎?”

    時野好心提醒她:“我記得我從國外培訓回來的那天晚上,就已經向你求過婚了,而且你當時也答應了。”

    “……”好像是有這么回事。

    喬絨:“……那你今天為什么還要打扮得這么帥氣?難不成就是為了過來秀一下?看不出你這人還挺有偶像包袱的啊!”

    時野無奈:“不是,我下午約了人見面談事情。”

    喬絨吃味:“……誰啊?男的女的?”

    時野笑笑:“待會見了你就知道了。”

    因為時野這番話,喬絨接下來的拍照過程都有點心不在焉的,一結束就迫不及待的換了衣服拉著時野走了。

    直到車子停在了一棟熟悉的別墅門口,喬絨才瞪圓了眼睛看向時野:“你別告訴我,你約的人是我爸。”

    時野點點頭:“真聰明,猜對了。”

    喬絨無言以對:“……見我爸你用得著這么盛裝打扮嗎?又不是沒見過。想當初我爸在醫院里住院的時候,你們可是朝夕相處過小半個月呢!”

    時野無奈地低頭看了自己一眼,就在白襯衫外面套了件西裝外套也算盛裝打扮?

    但喬絨說有,那就是有。

    所以時野只好認了:“平時可以穿得稍微隨便點,今天不行。”

    喬絨眨了眨眼睛:“……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嗎?”

    時野笑笑:“你畢業啊!”

    稍微停頓了一下,又補充了一句:“也是我正式上門提親的日子。”

    提……提親???

    開玩笑的吧?

    喬絨一路狀況外的被時野牽著去扣門,剛扣了一聲門就開了。

    穿著家居服的喬星移探頭出來,看到兩人,愣了一下:“……畢業典禮這么早就結束了?”

    時野點點頭:“叔叔在嗎?我過來找他談點事情。”

    喬星移隨口問道:“你找他能談什么事情,不會是來提親的吧?”

    時野沉默。

    一旁的喬絨則一臉“厲害了我的哥,這你都能猜得到”的敬佩表情。

    喬星移一看這兩人的反應就知道自己猜對了,于是抬起下巴點了點花房方向:“我爸這會估計在花房呢,去那邊找他吧。”

    時野點點頭,問身邊的喬絨:“ 你是跟我一塊過去,還是留在這邊等我?”

    喬絨想也不想:“我留在這邊等你。”

    時野了然地看她一眼:“……害羞啊?”

    喬絨:“……”看破不說破好嗎?

    時野到花房的時候,喬爸爸正在倒騰他那一屋子的蘭花。

    養蘭花是個精細活,因為蘭花嬌貴,稍微有哪點沒注意就不太容易養活。也虧得喬萬里這么個大老爺們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伺候這一屋子的寶貝,用柳茜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來說就是——當初養喬星移跟喬絨都沒見喬爸爸這么費心過。

    事實證明費了心思之后確實是有用的,至少時野這些年看過那么多的蘭花,就沒見過比喬爸爸這一屋子蘭花養得好的。

    時野走過去,先是恭恭敬敬地叫了聲叔叔好,然后才繼續說道:“您現在方便嗎?我想跟您當面聊一聊我跟絨絨的婚事。”

    喬萬里讓人沏了壺茶擺在花房外面的長廊上,然后便開始不動聲色地打量面前的年輕人。

    距離上次喬絨帶他回家,已經過去2年了。

    這2年里,喬萬里雖然沒有刻意打聽,但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暗中留意著這個年輕人的動向。

    這個叫時野的年輕人,比喬萬里想象的要更優秀,上次來的時候才剛升主治,如今已經是副主任醫師了。而且就連喬萬里認識的某位醫學界泰斗,也對時野青眼有加,想收時野當自己的關門弟子。

    除此之外,這個年輕人也比喬萬里認識的絕大多數年輕人要更加沉穩。即便年紀輕輕就在醫學界頗有建樹,但他此刻坐在喬萬里面前,眼眸清澈一如當年,臉上有沒有任何自得之色,這樣的沉穩內斂,再加上他的出色外表,饒是喬萬里這些年身邊能人無數,身邊一時也挑不出比他更優秀的年輕人。

    只不過再沉穩,遇到愛情總還是會有符合他這個的年紀的慌張。這不,今天絨絨剛畢業,他就迫不及待地上門來了。

    喬萬里老神在在地抿了口茶,年輕人啊,就是那么的沉不住氣!

    時野斟酌了一會用詞才極為慎重的開口說道:“叔叔,按理來說提親這件事情應該由我家中長輩出面方顯誠意,但我家里情況特殊,所以我就自己來了,有禮數不周的地方,還望見諒。”

    喬萬里看著他,態度和藹:“這些都是小事情,你不用太過在意。”

    時野點點頭,沒有再繼續糾結這個話題,而是很認真的奉上了一張紙箋。

    喬萬里狐疑接過,展開,只見上面用流暢漂亮的鋼筆字跡寫了一長溜的……聘禮?

    喬萬里大致掃了一眼,倒是微微有點詫異。在他想象里,時野就算已經升了副主任,那也就是個窮小子,但時野給出來的這些聘禮遠比他想象中的要更豐盛,也更昂貴。

    看得出來,這個男人為了娶自己的女兒,是不惜傾其所有的。

    光是想到這一點,就讓喬萬里覺得心情愉悅。

    以至于他原本就和藹的態度又愈發柔和了幾分。

    他把手里的紙箋放下,微含笑意說道:“你應該知道,我們家并不是講究這些虛禮的人家……”

    時野點點頭,認真說道:“我知道,但這不是虛禮,是我的誠意。”

    喬萬里點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

    時野的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

    雖說來之前他就想過喬萬里肯定會同意,但他做夢也沒想到對方會答應得這么爽快。事實上從他進門到坐下開始跟喬萬里談話,全程加起來都不到十分鐘。

    喬萬里見他怔在原地半天沒回神,忍不住板起臉逗他:“怎么,掏空家底又開始后悔了?沒事沒事,真要后悔的話那你就把這些東西再拿回去……”

    時野嚇了一大跳:“沒有沒有,我就是太激動了,一時沒反應過來。”

    喬萬里懷疑地看他一眼,明明平時看著挺聰明的一個人,怎么今天看起來傻乎乎的。

    兩人后來又說了一些其他的,才開始商量婚期和婚宴的事情。按理來說這些事情應該等喬絨的母親柳茜回來之后再一并商量,但柳茜向來是個大忙人,而且早在很早之前就偷偷交代過喬萬里,到時候她估計只來得及抽出時間回來參加婚禮,當然了,嫁妝什么的是一早就備下了的。

    所以喬萬里索性就全權做主了。

    婚期跟婚宴時野都沒意見,他自己那邊沒什么親人,連朋友都很少,但喬家不同,尤其是喬爸爸,經商過年,交友遍天下,所以時野明確表示,Z市這邊的婚宴,一切以喬爸爸的意見為主。

    時野唯一的要求是,希望可以早一點領證。

    喬爸爸好笑地睨他一眼:“這么迫不及待。”

    時野有點羞赧,但到底還是坦然地點了點頭:“有點。”

    喬爸爸突然問道:“其實在提親這件事情上,你明明是有捷徑可以走的。就算你自己沒想過,難道我那個吃里扒外的兒子沒給你提過建議?”

    時野很快就反應過來喬爸爸所謂的“捷徑”是什么。

    知子莫若父,事實上喬星移之前還真給時野提過建議。

    早在時野剛有等喬絨畢業就結婚的想法,但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的時候,喬星移就非常認真的建議道:“你們可以未婚先孕啊!我家老頭子年紀大了,沒啥別的追求,除了愛蘭如命就想著含飴弄孫,絨絨要是真的懷孕,他就算再不想同意,也不得不同意了。”

    事實上不止喬星移,就連喬絨自己,也不止一次的提過,可以先要一個孩子,理由是——你都一把年紀了,再不生我怕你到時候送孩子上學會被孩子的同班同學錯認成孩子爺爺。

    喬爸爸一看時野的臉色就知道自家那個不省心的兒子肯定提過這個不靠譜的建議,于是忍不住冷哼了一聲:“喬星移這個臭小子,老子遲早要打斷他的腿。”

    時野:“……”

    “算你運氣好,沒聽那個臭小子的。你要是真聽了他的話,今天連這個大門我都不會讓你進。”

    時野:“……”

    喬萬里:“不過說真的,你就真沒想過?”

    時野嘆口氣,老老實實認了:“想過。”

    喬萬里黑眸沉沉地看著他:“那你怎么沒那么做?”

    “我舍不得。”

    心機和手段,他不是沒有,但用在喬絨身上,他舍不得。

    喬絨正坐在客廳沙發上心不在焉的看著一部老電影,一偏頭,就看到時野穿過花園長廊往這邊走了過去。大概是熱,黑色西裝外套被他脫下來搭在胳膊上,他的影子在長廊的地面上拖得老長。

    她立刻放下手里的遙控器跑到窗邊,推開窗跟時野遙遙相望。

    一臉的緊張和期待。

    直到時野臉上慢慢浮現出笑容,她才長舒了一口氣:“我爸他同意了?”

    時野低低地“嗯”了一聲,走過來,隔著窗親了她一口:“同意了。我們走吧。”

    喬絨:“……去哪啊?”

    時野:“去領證!”

    喬絨:“……”

    時野:“早點讓你徹底屬于我,免得夜長夢多。”

    喬絨:“……”

    十七歲那年的夏天,跟記憶中的任何一個普通的夏天沒什么不同。

    烈日當空,碧樹蒼穹,蟬鳴聒噪,落日微風。

    直到你出現。

    從此,夏天不再是夏天,是愛上你的季節。

    從此,百鳥歸林,百川歸海,世間萬物各有歸處,而我歸你。

    ——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