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27章

作者:荷風吹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洪爽婚姻事業兩如意,日子過得忙碌充實,某日突然想起例假好像遲到了很久,晚上用驗孕棒測試,結果為陽性。她不確定是否準確,沒告訴冷陽,第二天下午抽空去醫院檢查,B超顯示她已懷孕七周。

    對生育,她和丈夫都抱著晚生優育的心態,今年是結婚第三年,夫妻倆有意識地停止避孕,順其自然沒幾個月便收到喜訊,心想事成不過于此。

    她樂呵呵開車回公司,路上發現有車輛尾隨跟蹤,懷疑是華夫的人。

    姜開源執掌福滿堂時,華夫集團就斥重金遣人對姜家人展開秘密調查。冷陽接班后,本人及家人也不間斷地遭遇盯梢、監視,洪爽逮到過多次現行,今日格外火大,在路邊停車報警。

    那跟蹤車輛不知死活地停在不遠處,被警察抓個正著,經問訊車上人員承認是深圳一家風險管理顧問公司的員工,正受華夫集團委托調查福滿堂。

    警方對其辦公地點進行搜查,證實他們已對冷陽和親屬的住地進行了長時間監控,記錄了大量影像及文字資料。

    冷陽正在外地出差,獲悉此情當即在社交平臺發文批判華夫的卑劣行為。

    “盯梢、監視不止在中國被視為不正當手段。在美國,雇傭私人偵探侵犯他人隱私屬于嚴重違反執業紀律;在法國,偵探行為絕不允許超越公民權,24小時跟蹤他人,錄像并向雇主匯報,是嚴重的違法行為。華夫集團的做法已威脅到我和家人的個人隱私、人身安全,必須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事件激起民眾強烈憤慨,大部分人認為華夫這種特務行為欺人太甚,記者也對華夫集團的駐華高層進行了相關采訪。

    他們內部口徑不統一,又鬧了大笑話。

    麥哲文前腳才否認雇傭人員監視冷陽和家人,他的搭檔華夫集團亞太區副總裁麥卡斯就向記者承認:“我們雇傭了調查公司和有關的保安公司,他們所做的任何工作都沒違反過中國的法律。”

    新聞一出,網民們嬉笑怒罵,說華夫不過仗著中國法律對個人隱私權的保護還不全面鉆空子,說白了就是欺負中國人。

    冷陽回家夸獎洪爽辦事果斷,華夫攤上這個大丑聞,輿論上又輸了一成。跟著關心她的健康。

    “你前天去醫院檢查什么呀?哪里不舒服?”

    洪爽沖他做個鬼臉:“我懷孕了。”

    看他呆愣,忙問:“你怎么跟挨了晴天霹靂似的,不高興嗎?”

    冷陽立馬喜笑顏開,抱起她原地轉圈:“如果這也算晴天霹靂,我巴不得你劈死我才好呢!”

    他小心地將她放到沙發上,耳朵貼住她的肚子仔細傾聽。

    她笑著拍他:“才兩個月不到能有什么動靜。”

    他不罷休,認真聽了一分鐘,驚道:“老婆,你懷了小青蛙嗎?我怎么聽到咕咕咕的叫聲。”

    她難為情地嬌嗔:“你傻不傻啊,我等你吃飯等到肚子都餓了,現在只有一只青蛙,再多等一會兒就成蛙群啦。”

    他倆約好出去吃晚餐,冷陽說這樣的特大喜訊應該和家人共享,將洪家人全請到餐廳,事前賣個關子,說等人齊了再公布詳情。

    洪歡最先到場,閑聊時發覺二姐姐夫比平時更黏糊,像拌了蜂蜜的巧克力,甜膩到讓旁觀者牙疼,央求他倆放單身狗一條活路。

    “你少當紅眼病了,快來幫我們拍張合影。”

    洪爽將手機遞給她,洪歡端起屏幕找角度,皺眉挑剔:“二姐,你皮膚也不黑,怎么跟姐夫靠一塊兒就像停電了似的?”

    冷陽膚色歷來比妻子淺一個色號,怕她不高興,讓小姨子調高相機亮度。

    “不行,亮度再高姐夫的臉就曝光過度了,二姐你去打打水光針吧,皮膚還不如老公白嫩,多沒面子啊。”

    冷陽連忙制止:“阿歡,姐夫教你那么久,你怎么還沒掌握說話技巧?專挑我不愛聽的說。我最討厭別人說我皮膚白,男人又白又嫩不成了小白臉?我是沒時間,等放假一準去海邊爆曬。”

    洪爽知道他在維護自己,笑瞇瞇挽住他的胳膊向小妹秀恩愛:“我是沒你姐夫白,所以才要靠他緊一點,這樣他才能照亮我啊,人總是向往光明的嘛。”

    冷陽心花怒放,忙握住她的手迎合:“對對,我只為你發光發熱,燃燒自己,照亮爽姐!”

    洪歡大呼受不了,嘲他們是彩虹屁夫妻。

    家人們到齊,冷陽宣布了洪爽懷孕的消息,家中即將再添新成員,人人不亦樂乎,希望時間能快進,好早點看到小寶寶。冷陽最心急,連孩子的名字都起好了,叫“冷愛珠”。

    人們詢問含義,他摟著洪爽甜蜜解釋:“愛是熱愛的愛,珠是珍珠寶貝的珠,意思是冷陽永遠愛洪珠。”

    洪爽輕輕掐他:“你想讓孩子跟著你嘲笑我的舊名啊,太壞了。”

    洪萬和也笑:“陽仔,這名字只適合女孩子,二妹才剛懷孕,你怎么能確定她一定會生女兒?”

    冷陽自豪道:“看相的說我是岳父相,以后會生三個女兒,有三件貼心小棉襖,這輩子過冬都不用愁了。”

    如果女兒們都像妻子,那他就是真正的人生贏家。

    家人們歡慶喜事,同時也關心他與華夫集團的斗爭。

    洪悅向他建議:“這幾年跨國公司在中國大量并購優質資產,為追逐利潤,大批裁員,不負擔退休職工,對東道國缺乏基本的社會責任,已引起多地政府不滿。我們事務所在幫浙江一家大型飲料公司做審計,上次見到他們老板,他還托我轉告你,說他很關注你在保護民族品牌、反對外資壟斷中國快消品行業上的舉措,曾公開對你表示過聲援。你有沒有考慮聯合商界同仁,壯大聲勢,共同反抗華夫?”

    冷陽笑道:“大姐跟我想到一塊兒去了,華夫這些年在中國并購了許多企業,都存在同樣的問題,這也是他們必須搞定福滿堂的原因,如果我們做了突破口,他們在中國的戰線就不穩了。我已經找到一個戰友,就是繼‘長城乳業’之后被華夫收購的‘優樂果汁’。從這家廠這兩年的年報看,虧損嚴重,原因在于華夫兼并同行企業后采取的壟斷戰略。假如他們能披露華夫的違法違約事實,就能對我們起到策應作用。”

    洪悅說:“優樂的負責人愿意配合嗎?這種情況下走行政途徑大概不方便吧。”

    冷陽自有辦法:“除了長城乳業和優樂果汁,華夫還收購了一些同行企業的股份,通過同業并購形成行業壟斷,由此造成優樂果汁連年巨虧。優樂是上市公司,公司虧損,中小股東可作為公司代表向大股東索賠。我已經派人在股市購入了10萬股優樂的股票,向華夫提起股東代表訴訟。稍后再借媒體炒熱這樁官司,屆時就會讓更多人看清華夫在中國商界的無良勾當。”

    他不僅派人以優樂果汁小股東的身份向華夫發難,還親自聯合5家有華夫參股的本土知名品牌企業向華夫公開發送律師函,指出華夫集團通過自身或子公司持有這些企業的大量股份,并在相互具有直接競爭關系的各大品牌商中占有董事席位,違背了上市公司“競業禁止”的商業原則,侵害各家企業合作方股東的根本利益。

    競業禁止,又稱為競業回避、競業避讓,是公司法中的重要條令,規定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如董事、經理等不得自營或與他人合作經營與其所任職的公司同類的業務。直白的說就是員工不得腳踏幾條船給自己撈好處,損害公司利益。

    華夫集團在中國只有以麥哲文為首的數名代表,做不到一個蘿卜一個坑,全都身兼數職,還有證可考。被冷陽揭發到點子上,立時老羞成怒,發表了措辭強硬的聲明,指責冷陽缺乏誠信,別有用心,將對此承擔嚴重后果。

    冷陽在答記者問時戲謔:“華夫集團的態度令人費解,很難相信這是一個國際知名跨國公司所具備的水準,太不嚴謹,也缺乏應有的禮儀,幾乎等同于恐嚇。這可能是西方國家人民特有的直率,放在中國就顯得水土不服了。”

    記者問福滿堂是否也會向華夫發起“競業禁止”的訴訟。

    他回答:“福滿堂和華夫在國內的40家合資公司里,只有寥寥幾家在我們雙方之外擁有其他小股東,絕大多數合資企業只有姜開源和華夫兩個股東,他們雙方的爭議受《合資合同》中的仲裁條款約束,應該在斯德哥爾摩仲裁,不能在國內提起訴訟。但是我們剛剛找到確鑿證據證明麥哲文在任職華夫亞太區總裁期間,一手操縱華夫收購了福滿堂同行業最大競爭對手‘樂華調料’,同時采取了泄露商業機密等一系列不正當競爭手段打壓福滿堂,我們必須對此追究華夫的法律責任。”

    華夫由此面臨遍及全國的連環訴訟,多地政府和商會相繼向媒體發函明確表示支持福滿堂,甚至上書商務部,積極提議立法限制外資惡意并購,華夫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

    同時,美屬薩摩亞群島法院識破華夫的誤導和隱瞞行為,撤銷了凍結令和接管令,又以不方便審理原則駁回華夫對夏蓓麗的訴訟請求,要求他們向中國法院提起訴訟。

    這時又一個令華夫抓狂的打擊出現了——冷陽向榕州法院提起訴訟,請求裁定姜開源在2000年與華夫簽訂的《商標許可協議》與2001年簽訂的《商標許可修訂協議》為陰陽合同。

    法律規定為保護國家、社會公共利益,惡意串通損害國家利益的合同無效,即陰合同和陽合同全部無效,由于國家商標局未批準姜開源將福滿堂商標轉讓給華夫集團,兩家約定的關于商標所有權的協議都屬無效,若法院做出“陰陽合同”的判決,華夫占有福滿堂的主張就成了緣木求魚。

    麥哲文再也坐不住了,八月末來到榕州,請求與冷陽面商。

    雙方重新坐回談判桌,冷陽先送他一份見面禮。

    “麥先生,我通過一些渠道了解到,您在擔任華夫亞太區總裁期間,得到的薪金都由華夫集團在境外支付。這部分收入從未向中國政府申報個人所得稅,總金額超過3億人民幣。根據中國稅法的相關規定,凡在中國境內任職、受雇、履約,不論薪資支付地是否在中國境內,均應依法繳納個人所得稅。華夫不曾為您繳納個稅,接受勞務派遣的外商投資企業也未履行代扣代繳義務。您對此有何解釋?”

    麥哲文又被抓住把柄,質問他消息來源。

    冷陽笑道:“我可沒有雇傭偵探,擅自刺探他人隱私的習慣,主要是聽全國各地的稅務愛好者說的。中國的媒體嗅覺很靈敏,像知名外企高管涉嫌偷稅這類的素材,一拋出去就會讓他們搶破頭,您近來官司纏身,還有精力應付多余的案子嗎?”

    當初他介入華夫與福滿堂的對壘,重創姜開源時優勢曾一度倒向華夫一方。麥哲文原以為能借這對父子相殘之機漁翁得利,對這毛頭小子十分蔑視,然而交手數回合,被他屢出奇兵打得落花流水,此刻已心虛膽怯,喪氣道:“冷先生,你搞公關戰術的確有一套,不過事情是不是鬧得太大了?這或許會激化中國企業與外企的整體矛盾,我想貴國政府也不希望看到這種局面。”

    冷陽嘲諷:“我記得是貴方先在這場糾紛里發動公關戰的,前幾年在各種場合猛打姜開源耳光,羅織了許多罪名,后來又誣陷我和岳父,并廣而告之。貴方聘請了全球頂尖的公關公司,每次出手都迅速、迅猛,聲勢浩大,還結合了法律手段,為華夫樹立守法的公眾形象,滿世界宣揚福滿堂違約。這種先聲奪人的行為初看很有利,實際卻是敗筆。貴方難道沒想過,把對手逼至死角會喪失談判的可能,發動媒體攻勢向世人宣揚中國人缺乏契約精神,在中國投資風險高,會獲得中國政府同情?現在國內多地政府公開支持我們,可不是受我的公關戰術驅使,是貴方的傲慢狂妄和言行不一將自己推到了公眾的對立面,如果在榕州市法院的訴訟里落敗,華夫就只能去起訴國家商標局了,那場戲將會有怎樣的畫面,我只是想象都替你們尷尬。”

    麥哲文心下羞惱,卻不得不認栽,沉聲道:“我常看《三國演義》,最喜歡的故事就是諸葛亮草船借箭。冷先生,你巧借華夫重金公關的東風,在逐步反擊中樹立了福滿堂中方代表的正面形象,讓我們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真是深得草船借箭的精髓啊。昨天貴國商務部官員聯系我,希望我們兩家能中止訴訟回歸和談,相信你也早就收到他們的意見了,愿意與我們在平等互利的原則上協商解決之道嗎?”

    冷陽詢問華夫方面的想法,麥哲文說:“華夫同意退出合資,由福滿堂收購華夫在合資公司里的股份。股價按照上市公司市盈率的計算方法,我們初步估算了一下,金額大約是1500億。”

    冷陽失笑:“你們提收購時按凈資產算,出價1200億收購我們的優質資產,現在賣股份就要按上市公司的標準,這是漫天要價,逼我們割肉。”

    麥哲文讓他還價,他干脆道:“200億,不能再多了。”

    “冷先生,這是不是太過分了?”

    “一點都不過分,老實說出200億我還覺得太虧了。福滿堂90%以上的收益都來源于非合資企業,你們從福滿堂獲利也主要靠非合資企業的分紅。等榕州法院裁決合同無效,非合資企業將不再提供分紅,光靠合資企業那點進項,你們明年的財務報表肯定很難看,先提前想想怎么跟股東們交代吧。”

    “合資糾紛不是中國法院說了就算,最后還要以斯德哥爾摩商會的仲裁結果為依據!”

    冷陽就地取材還擊:“上個月華夫向斯德哥爾摩商會提出了臨時措施請求,迫使仲裁庭對案件提前審理。當時你們的律師在庭上一如既往的蠻橫,居然辱罵我們是中國豬,連法官都批評華夫做為著名跨國集團,委托的律師竟如此低素質沒水準欠缺法律意識,勒令他當眾道歉。就在昨天仲裁庭已對外宣稱華夫不知道非合資公司存在的說法有可能不真實,你們的謊言已經敗露,還指望仲裁庭做出對華夫有利的判決?我不妨再提醒一句,華夫執行并購福滿堂的行動以來,已投入了巨額的公關費、訴訟費和代理費,僅去年上半年的財報就顯示,你們花在中國的公關費高達7億。這場曠日持久的紛爭已影響了華夫在華投資的布局,拖得越久,你們的前景就越黯淡,我想您的老板現在正考慮如何擺脫這個泥潭。我可以給您時間做內部協商,但期限不會太長,希望您珍惜這次機會。”

    他表明決心和底線,麥哲文無法得寸進尺,在他告辭時感嘆:“冷先生,你真是個讓人敬畏的對手,我很羨慕姜開源能有這樣優秀的兒子。”

    冷陽猜他多半在奚落自己,以前最忌諱別人強調他和姜開源的關系,現在聽來卻不那么介意了。

    幾天后福滿堂在榕州一處度假酒店舉辦中秋游園會,股東們都受邀參加,冷欣宜也來了。

    今年七月她在上海與交往一年的男友舉行了婚禮,那姑爺是她公司的合伙人,比她年長兩歲,為人成熟穩重,非常寵愛她。冷陽經過嚴格檢驗,支持姐姐出嫁,把福滿堂5%的股份送給她做為結婚賀禮。

    本次游園會姜承望也會去,洪爽怕冷欣宜見了他難堪,沒強邀她出席,她卻淡然處之,看樣子似乎已放下了過去的包袱。

    冷陽在會上應酬賓客,一會兒沒留神洪爽便不見了。

    她產期臨近,行動時時令他掛心,急忙向客人們道失陪,去尋找妻子。

    來到花園,見她躲在一人多高的天竺葵籬笆后,正偷偷朝前張望。

    他悄悄走過去抱住她,被她飛快捂嘴。

    “別出聲,姜承望和姐姐在那邊。”

    他點頭從命,順著她的手指看去,只見姜承望正隔著池塘與對岸的冷欣宜遙遙相望。

    這二人若還存在牽扯不斷的羈絆,對每個人都是麻煩。

    冷陽相信姐姐忠于姐夫,懷疑姜承望對她戀戀不忘,正尋思上前打岔,冷欣宜竟主動用手語問候他。

    “這兩年你還好嗎?”

    姜承望明顯驚訝,愣了片刻以手語回復:“很好,聽說你結婚,現在幸福嗎?”

    冷欣宜點點頭,又比劃:“我一直想對你說,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錯。我傷害了你,卻沒勇氣向你道歉,直到現在才敢面對你。你還恨我嗎?”

    姜承望看不清她的表情,胸口仍受重擊,既疼痛又欣慰,深呼吸后搖頭:“都過去了,我只希望你忘記從前的一切痛苦,自由自在地生活。”

    寬恕即是放下,他不想過分自我折磨,早已原諒了對方。

    看到姐姐深深鞠躬的身影,冷陽知道即使讓他們單獨相處也不必再擔心,拉住洪爽的手悄悄走開了。

    隔天他帶著公務去姜承望家拜訪,走進客廳聽到后院鬧聲不斷,保姆介紹說姜承望日前將姜開源接回家照料,那癡呆老頭兒比三歲小孩還淘氣,成天吵鬧搗亂,姜承望還不厭其煩地陪護,堪稱孝子界的楷模。

    冷陽來到后院,見姜開源正蹲在地上捧著一只大石榴狠命啃,姜承望阻攔哄勸:“爸爸,石榴剝了皮才能吃,您等一等啊!”

    他費力搶下石榴,手背被父親咬了一口,保姆忙帶人按住狂呼亂叫的廢人,冷陽走到姜承望身邊關問傷情,眼瞅姜開源手舞足蹈的瘋樣,估計自己頂多和他相處一個鐘頭便會抓狂。

    “他總這樣?就沒有正常的時候?”

    “是啊,這是TA中毒的后遺癥,幸好身體器官沒再病變,能保持健康就不錯了。”

    “你干嘛把他接回來?放在療養院多省心啊。”

    “……他糊里糊涂的,石子都能當糖吃,我怕療養院的看護欺負他,身邊有個親人看著才放心。娜娜去加拿大讀書,就只能由我照看了。”

    冷陽一嘆氣,姜承望便猜出他的心思,微笑道:“生恩不如養恩,我雖然不是爸爸親生的,卻被他當做親骨肉悉心撫養了二十多年,現在該是報恩的時候了。”

    冷陽如今和他相待客氣,從不碰過去的傷疤,這時忍不住問:“那我岳父呢?他才是你的親爹,你打算這輩子都不認他?”

    姜承望沉默一陣,坦誠道:“感情不能像名分說有就有,洪萬好對我來說就像陌生人,今后大概也培養不出父子情。況且他有那么多孝順兒女,不愁老來無靠,而爸爸只有我和娜娜,我就專心做好姜家的兒子吧。”

    他接到一通朋友的電話,暫時離開后院。

    姜開源把自個兒折騰累了,攤在躺椅上咿咿呀呀說胡話。冷陽忽然心有所感,支開保姆,在他對面的凳子上落座,動手替他剝石榴。

    四周無人,草木仿佛觀眾,無聲地鼓勵他講出心里話。

    他打量行尸走肉般的男人,心情萬里無云,平和道:“以前我覺得把你挫骨揚灰也不解恨,頭號愿望就是報仇,為實現這個目的可以做任何事。現在不同了,就算你恢復正常,我也不會再報復,這大概是因為我已經成功取代并超越了你。心存仇恨的總是弱者,我成為了強者,還擁有了很多愛我的家人和幸福美滿的生活,是時候拋下仇恨了。”

    他將剝開的石榴塞到姜開源手中,走之前拍了拍他的肩頭:“我原諒你了,爸爸。”

    如同吐故納新,他感覺比先前更輕松暢快,正和姜承望商討工作,洪巧來電急報:“姐夫,二姐羊水破了,我們正送她去醫院,你也快來吧!”

    冷陽激動萬分,與姜承望一道趕去迎接他們盼望已久的小生命。

    沿途的樹葉閃著秋陽烙下的金邊,那是睿智豁達的人們才能收到的賜福。

    作者有話要說: 歷時半年的連載完結了,每次寫完一篇文我都有成長的感覺,這篇的主角CP是我最喜歡的,不知不覺就跟著他們進入甜萌狀態,間接感受到了戀愛的喜悅。

    特別感謝長期陪伴我的讀者小天使~還是那句老話,希望下個故事里能再與你們相見。

    番外過幾天再寫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