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81章

作者:插柳成蔭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陽春三月,鶯飛草長。今日天氣很好,不熱不冷,風和陽光都很舒服。

    一個小小的八卦論壇里,有人發了個帖子。

    #今天是祁延和言桉婚禮,大家有什么婚禮的內幕消息嗎?!#

    1l:只知道婚禮在一個私人島嶼上舉行,那島嶼是祁延特地為婚禮買下的。

    2l:今天婚禮有記者嗎?能現場直播嗎?!

    3l:樓上你想多了,可能連照片都不放出來。

    4l:那些八卦記者不混進去偷拍?八卦記者不就是這個時候起作用嗎!趕緊給我拍!我想看看有錢人的婚禮長什么樣子!

    5l:哪個記者不要命了,敢混進去?之前祁延六胞胎爆出來,有記者私下想去偷拍,結果那記者照片沒拍到,飯碗丟了。

    6l:說實話,祁延的六胞胎我都現在還表示驚訝,怎么可能六胞胎?據說還五男一女,怎么做到的?

    7l: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可能性極低,但也有一定可能性。

    8l:據可靠消息,六個孩子不是一個媽生的,祁延三年前出軌,被言桉發現,所以才離婚。

    9l:什么可靠消息?你的可靠來源當年躲床底下看見了?

    11l:臥槽,你們居然聊延帝的老婆孩子?帖子要沒了,8樓小心收律師函。

    12l:8樓等著吧,前車之鑒還不夠?延帝的團隊,無孔不入。論壇也能找到人的。

    13l:刪前留念,再次提醒,專注延帝本人,帖子還能聊下去。別扯到他老婆孩子行不行?

    13樓發言過后二十秒后,帖子被刪。同時,康恒娛樂里,有人在查8樓的id信息和相關資料。

    而論壇外又新開了個帖子,求生欲爆棚。

    #今天是祁延和言桉婚禮,祝延帝一家幸福美滿,百年好合!!!#

    1l:專注婚禮,專注婚禮,專注婚禮!

    2l:隔壁樓果然被刪了,就說不要說延帝老婆孩子壞話。

    3l:我們聊聊婚禮嘉賓有誰吧?八卦記者靠不住,只能靠我們自己了。

    4l:我知道有梁鴿子和江天!

    5l:這兩人是因為以前一起錄制綜藝請的吧?

    6l:不是哦,這次消息真的可靠,梁鴿子和言桉關系很好,沒進圈前就認識。

    7l:梁鴿子如今是康恒當紅藝人了,和延帝一家關系都很不錯。

    8l:還有沈氏集團沈總的老婆和兒子也去,沈總人貌似在國外出差,趕不過去。

    9l:沈總兒子我記得和延帝孩子年紀差不多,還在一個幼兒園。

    10l:除此之外,還有好多娛樂圈、商界,還有那啥界的大佬們。

    11l:唉,特地買個島當婚禮現場,參加婚禮的人都有頭有臉,我檸檬了。

    12l:以前娛樂圈明星還和延帝在一個圈混,但現在,真的是不能比。娛樂圈明星,除了梁白羽和江天,和幾個關系好一些的導演,還有誰收到請帖?沒有吧。

    ……

    祁延婚禮保密性極強,網上一張照片都沒有。八卦群眾們只能自己私底下討論的熱火朝天,還要小心翼翼不說壞話,都說好話。

    而在一望無際的島嶼上的婚禮現場,也是熱鬧非凡。

    沙灘旁停著數十輛私人游艇,旁邊私人機場也停著數十架私人飛機。來參加婚禮的賓客們要么是乘坐游艇,要么乘坐飛機。

    春日的陽光灑在海面上,一眼望過去,海面波光粼粼,一片醉人的深藍。有海鷗在海上結隊飛行,飛得累了便停在沙灘上休息。

    海鷗見到食物,往往會飛過去搶食。可島上的海鷗,不知為何,卻很聽話的止步于沙灘之上,慵懶的站在沙灘上,偶爾啄一啄自己的羽毛。

    五顏六色的花朵,被悉心點綴在島上的各個角落。海風吹來,花香四溢,沁人心脾,讓人不由得陶醉其中。

    言檬檬、言酷酷、言竹竹、言天椒、言捕贏五個孩子,都穿著貼身的小西裝,踩著亮得能當鏡子的小皮鞋,頭發也被特地打理過,看上去一個個帥氣逼人,各有特色。

    言星星穿著白色公主裙,踩著小白鞋,頭上戴著個寶石公主冠,頭發微微卷起,滑落在白皙的臉蛋旁,笑的時候,露出兩個小小的酒窩,甜美可人。

    六個孩子手里提著花籃,隨著喜慶的樂聲,跟在言桉后面,一路灑著籃子里的花瓣,吸引著無數人的注意。

    言桉穿著美輪美奐的白色婚紗,行走間,婚紗裙擺在鋪滿花瓣的地上滑過。特質絲線縫制的婚紗,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梁白羽牽著言桉,朝前方西裝筆挺的祁延走過去,然后緩緩停下。

    三人什么也沒有說,梁白羽輕輕拍了拍言桉的手,交給了祁延,然后干脆利落的離開。

    祁延鄭重的接過,言桉很自然的環了上去。兩人相視一笑,繼續往前方前行,每一步都走得很穩很穩。

    身后跟著的六個小花童,抓著一把花瓣蹦蹦跳跳的跟著,努力灑向爸爸媽媽。

    海風吹過,花瓣飛舞,洋洋灑灑一片。兩人交換了戒指,十指相扣。

    祁延低頭,在言桉耳側輕聲道:“言桉。”

    “嗯?”

    “抬頭看。”

    言桉一愣,下意識仰頭。

    沙灘上,海面上的海鷗不知受到了什么召喚,紛紛排成隊列朝婚禮上空飛來,然后在空中擺成一個愛心的形狀。

    晚間,霓虹燈閃閃發光,宴席從金碧輝煌的宴客大廳到海邊露臺之上。

    言桉換了件貼身的婚紗裙,和祁延在賓客間穿梭敬酒。

    說是這么說,可她其實一杯酒都沒喝,祁延不讓,敬酒都被他自己一個人擋下。時至今日,祁延依舊對那日喝醉酒后,一個勁喊著‘我缺水了’的言桉心有余悸。他可不想這大好的洞房花燭之夜,她鬧缺水跳海。

    敬酒敬完后,祁延將酒杯放到一旁,和言桉吃了點東西,確保她吃飽后,拉著她便離席了。兩人離開之前,看了眼坐一桌的孩子們。

    整個私人島嶼,都是祁延的人。孩子們在這,也沒什么要擔心的。

    新郎和新娘沒離開多久,喝了不少的酒的梁白羽也搖搖晃晃起身離開了。他回了自己的房間,打開了窗戶。

    今晚月色溫柔,將隱在黑暗中的海面勾勒出一個朦朦朧朧的影子。

    然后,一只毛色雪白的鴿子,就從梁白羽的房間朝著大海飛了出去。它撲閃著雙翅,低低在海面盤旋,也許是喝得有些醉醺醺的,一會兒往左側,一會兒往右側。它速度極快,沒飛多久,就遠遠離開了這座島嶼,繼續往前方海域飛掠而去。

    而在宴會大廳里,梁白羽的經紀人吳哥也喝醉了。他抓著酒瓶子,大喊道:“梁白羽!梁白羽!你怎么還沒出發!怎么還不出發!梁白羽!你人呢!你人呢!”聲音雄厚,里頭夾帶著一個經紀人工作的辛勞。

    楊紳對旁邊的工作人員使了個眼色,工作人員微微一躬身,朝醉了的經紀人走過去:“吳先生,梁白羽老師已經回房休息了……”

    “他怎么又回房間了!活動還沒結束!大家都在等他!梁白羽!你給我出來!啊!梁白羽,你出來啊!”吳哥搖晃著身子,醉醺醺朝門外走去。

    工作人員連忙跟在一旁,吳哥的聲音漸漸不可聞。

    桌上,正吃著晚飯的孩子們有些奇怪的問走過來的楊紳:“楊叔叔,吳叔叔他怎么了?”

    楊紳恭敬答道:“吳叔叔喝醉了,所以你們千萬不可以喝酒哦。”

    孩子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哦。”

    言星星拿著餐巾,擦了擦嘴巴:“楊叔叔,我爸爸媽媽呢?”

    楊紳回道:“祁總和夫人已經回房休息了,你們有什么事情,就來找楊叔叔。”

    言星星跳下椅子:“但我想找媽媽。”

    楊紳笑意不變:“星星小姐,今天是祁總和夫人的婚禮,他們忙了一天很累了。所以今天,能不打擾他們就不要打擾他們,好嗎?”

    言星星歪著腦袋,過了半晌,乖巧道:“好的,星星知道了。”

    然后她又想努力爬上桌,楊紳見此,將言星星抱回了桌子上。

    待楊紳離開后,言星星小口喝了喝橙汁,道:“爸爸又把媽媽搶走了。”

    言捕贏十分紳士的吃了口牛肉,聞言摸了摸妹妹的頭,也沒說什么。

    他們都已經見怪不怪了,自從結界里回家以后。爸爸媽媽總是偷偷摸摸待在臥室里,還鎖門!

    有一次,言天椒想撬鎖,結果非但沒撬成功,事后反而被祁延關在了房間里,給了言天椒三個小時,讓他自己撬鎖出來。說是出不來,他就一輩子待里面算了。

    最后,言天椒撬了六個小時,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居然成功出來了。然后接下來,家里所有門鎖都壞了。

    后來,爸爸媽媽鎖門只能用靈力。

    言天椒咬了幾口吃的,就沒了什么興趣。他的眼睛滴溜溜在宴會廳內掃來掃去,在掃到和媽媽坐在一起的沈意時,哼了幾聲。不過在看到王冬的時候,眼睛一亮。

    這個王叔叔他記得!是導演,可以把人送上電視的!

    言天椒想了想,毫不猶豫就跳下了椅子,朝王冬跑了過去:“光頭叔叔!”

    王冬感覺到有人在扯他的衣服,下意識低頭,便看到了言天椒。他回想了一下,在言天椒旁邊蹲下:“是天椒啊,天椒找叔叔是有什么事嗎?”

    言天椒道:“光頭叔叔,你看看我!”他抬頭挺胸,摸了把自己的頭發,還在王冬面前轉了一圈。

    王冬摸了摸自己的光頭,一頭霧水:“天椒,怎么了?”

    言天椒停下來,咳了咳:“光頭叔叔,你看我帥嗎?”

    王冬忍不住笑了出來,樂呵呵的伸出個大拇指:“帥,很帥。”

    言天椒滿意的點了下頭:“那光頭叔叔,你覺得我能上你的節目嗎?”

    王冬:“啊?”

    “是這樣的,光頭叔叔。”言天椒想了一下,“我可喜歡可喜歡你的節目了,特別想來玩玩,順便上個電視,讓大家都認識一下我!”

    想了想,他鬼鬼祟祟的看了眼哥哥弟弟妹妹們,人多力量大嘛。于是他又道:“我們大家都想上呢,你看我們六個一起上叔叔你的節目,可以嗎?”

    王冬一愣,下意識看了看面前活靈活現的小男孩,又看了看那桌上各有特色的五個孩子。這六個孩子如果一起上節目,那話題收視各方面一定爆了。當初他第一眼看見這六個孩子的時候,甚至想專門為這一家策劃個綜藝節目。可他就是想想而已,畢竟孩子們什么身份,祁延什么身份?但現在,孩子們說自己想上節目?

    王冬頓時就來了興致,他拉著面前的小男孩:“天椒想拍綜藝,上電視嗎?”

    言天椒點點頭。嗯,看著好好玩哦,為什么人能出現在電視上呢?這個原理,他還沒搞懂呢,所以他想自己上電視試試,也許就能搞懂了!

    王冬道:“叔叔倒是有個想法,專門給你和你哥哥弟弟妹妹們拍個節目,如果你爸爸媽媽也一起就更好了。不過你爸爸媽媽同意嗎?”

    言天椒晃晃腦袋:“爸爸媽媽同意就可以嗎?”

    王冬點頭。

    言天椒拍拍王冬的肩膀:“叔叔,放心,交給我吧!到時候我讓爸爸來找你!”說完后,他就跑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看到旁邊一桌在開一個白色瓶子,從里頭倒出來透明色的液體,看起來和水一模一樣。

    原來這好看的白白的瓶子里,裝的是水呀?

    言天椒眨眨眼睛,想辦法弄來一瓶一模一樣的,抱著這瓶‘水’回去了。

    他墊著腳尖,把白白的瓶子先放到桌子上,然后爬了上去。

    旁邊的言竹竹看了一眼,皺眉:“我們還小,不能喝酒。”

    言天椒努力拆蓋子,聞言道:“這不是酒。”

    言捕贏看了一眼:“不是酒是什么?”

    言檬檬和言酷酷也好奇的看了過來。

    “是水!”言天椒用盡全力,總算把蓋子給拔掉了。他將水杯里的果汁咕嚕咕嚕喝完,然后把白色瓶子里的東西倒進了杯子里,然后指著透明色的液體,“你們看,真的是水!”

    言竹竹拿過來,聞了一下:“這不是水的味道。”

    言酷酷有些好奇地探過頭看一眼,言竹竹便把這杯‘水’遞給了言酷酷。言酷酷聞了聞,皺起眉頭:“好沖的味道啊。”

    言檬檬也靠過來,就著酷酷弟弟的手聞了一下:“水確實不是這樣的。”

    言天椒抓抓頭發:“但是這明明是水的樣子,可能是放了什么好東西的水,看起來很好喝!”

    他把那水杯重新拿回來:“你們要嗎?不要我就自己喝了?”

    說完后,不待大家說什么,仰起頭就喝了一口。

    桌上四人都好奇的打量著他:“天椒,怎么樣?”

    言天椒砸吧了一下嘴巴,擦了擦:“好喝!你們要不要一起喝一點?”

    言捕贏對吃的喝的向來包容力極強,都會試試。聞言第一個給自己倒了一杯,言檬檬言酷酷言竹竹猶豫了一下,也跟著各自倒了一點。

    言檬檬喝了一口,吐了吐舌頭:“怎么感覺有些辣?”

    言酷酷細細品嘗:“好像還有一點點苦。”他想了想,從口袋里拿出一顆喜糖,剝好后扔進了這杯‘水’里,晃一晃。這樣就會好喝一些了。

    言竹竹抿了抿:“確實有點辣,不過還行。”

    言天椒喝了一口又一口:“是吧!這水真的不錯,難怪大家都在喝,剛剛爸爸好像也喝了一點。”

    言捕贏則直接一口悶了。喝完后,砰的一聲,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他甩了甩頭,又甩了甩頭:“怎么有點暈啊?”

    ……

    沈意走過來的時候,言家五兄弟已經倒了四個,趴在桌上睡得不省人事。只剩下言竹竹一人自酌自飲。

    沈意抬起頭,看著言竹竹拿著的酒瓶,精致的眉皺了一下:“一群偷喝白酒的小屁孩。”

    言竹竹理都不理人,一口接著一口,目光迷離,但還在喝著。

    沈意看了看,沒看到自己的小女孩,問道:“言竹竹,我的星星呢?”

    言竹竹繼續喝著酒,不說話。

    沈意等了一會兒,也沒等來回答,索性搖著頭插著口袋離開,到處找他的女孩去了。只是在離開宴會廳的時候,特意找到了楊紳,指了指言家五兄弟那一桌,“他們喝醉了,我建議你去看看。”

    今日祁延和言桉的喜房里,點滿了紅色的心形蠟燭,床上沙發上到處都是鋪成愛心形狀的紅玫瑰花瓣。

    只是床上的愛心玫瑰,早已經被破壞了。

    昂貴的婚紗裙和西服掉落在床邊的地上,混在了一起。有幾片玫瑰花瓣從床上掉落,落在白色婚紗裙上。

    黑、白、紅和閃動的蠟燭,以及在海風下搖擺的窗簾,勾勒出房間內曖昧撩人的氣氛。

    言桉斷斷續續的哭著,和窗外的海聲夾雜在一起:“祁延……祁延……祁延……”

    在她不知喊了他多少聲的時候,祁延停了下來,輕輕吻去她眼角的淚滴,一點一點的安撫著她。

    言桉松了口氣,以為終于結束了。

    可惜并沒有,祁延將她抱起,翻了個身。

    原先床上鋪著的玫瑰花瓣,有一半還留在床上,此時貼在她的背上。

    祁延輕輕將玫瑰花瓣掀了下來,原先完整新鮮,剛采摘沒多久便空運過來的玫瑰花已經壓得幾近殘敗,在背上留下酒紅色的玫瑰花瓣印記。

    他貼在她耳側,聲音帶著笑,宛若魔鬼,誘惑著言桉:“乖,叫老公。”

    言桉帶著哭腔拒絕:“不……”

    ‘要’字還未說出口,就碎在了喉嚨之間。

    “一點都不乖。”祁延劃過她的黑色長發,“沒事,今晚我們可以慢慢來……”

    “媽媽!媽媽!”軟糯的童音在門外響起,還伴隨著砰砰砰的敲門聲,“爸爸,媽媽,你們在里面嗎?你們睡著了嗎?星星今晚想和媽媽一起睡。”

    言桉一驚,身后的祁延,跟著身形僵了一下。

    有煙火在天邊盛開。

    她就要把他推開,祁延卻不肯放人。

    她又倒了回去,而且努力咬著唇瓣,不敢發出任何聲音,生怕門外的女兒聽到什么。

    言星星又敲了敲門:“爸爸,媽媽?”

    “星星。”沈意走了過來,他把插在口袋里的手拿了出來,下意識理了理西裝下擺,“你在這里,我找了你好久。”

    言星星聞言轉過身子,眨了眨眼睛:“沈意同學,你怎么來了?”

    沈意看了看緊緊鎖著的門,和外頭的囍字:“這是你爸爸媽媽的房間嗎?”

    言星星點了一下頭。

    “怎么了?你找爸爸媽媽有事嗎?”

    言星星想了想,揉了揉眼睛,乖乖道:“我困了,我想和媽媽一起睡。”

    沈意低頭想了想,對著小女孩勾了勾手指頭。

    言星星:“嗯?”

    “星星過來,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言星星歪了歪頭,就走了過去。

    沈意壓低聲音:“結婚當天,新郎新娘要睡在一起的,其他人都不能打擾。”

    言星星張張嘴巴:“我也不可以嗎?”

    “嗯,否則新娘新郎以后就不能幸福美滿生活在一起了。”

    言星星想了想,她想爸爸媽媽幸福美滿的。于是她道:“那我去找哥哥們吧。”

    “你找你哥哥們干什么?”沈意問道,“你不是困了嗎?”

    言星星小小打了個哈欠:“嗯,找哥哥們一起睡。”

    她和哥哥們一個房間套房,她的房間就在哥哥們旁邊,離得很近。叫一聲,哥哥們就能聽到。她不敢一個人睡。

    沈意想了一會兒:“星星,你和我媽媽一起睡吧。”

    言星星疑惑:“什么?”

    “你不是想找你媽媽睡覺嗎?我媽媽和你媽媽是一樣的。”沈意道,“我爸爸出差沒來參加婚禮,只有我媽媽一個人來了。她也一個人呢。”

    言星星奇怪:“那你不和你媽媽一起嗎?”

    沈意搖頭:“不,我喜歡一個人。”

    言星星點了下頭:“哦。”

    兩個小孩一邊走一邊說話,在繞過酒店廊道的時候,剛好遇到了來找兒子的沈夫人。

    沈夫人三十多歲才生下沈意,今年三十六。她渾身帶著成熟女人的風韻,優雅知性又漂亮。

    “沈意,你去哪了。”她淡笑著嗔怪看著兒子,還有旁邊的小女孩。

    沈意招呼著星星走過去,先對言星星道:“星星,這是我媽媽。”

    言星星仰著頭,看著面前這個漂亮的女人,禮貌道:“阿姨好。”

    沈夫人望著眼前的小女孩,喜笑顏開,拂過禮裙,蹲了下來:“你好呀。”

    “這是言星星,我的同學,也是媽媽你今晚的室友。”沈意道,“媽媽,麻煩您幫我照顧一個晚上。”

    楊紳讓人將五個喝醉的少爺抱回房間睡覺后,就匆匆忙忙找起了言星星,最終在門口遇到了。

    言星星窩在沈夫人懷里,看到楊紳,開心的打了招呼:“楊叔叔!”

    楊紳見此松了口氣。

    言星星問道:“楊叔叔,我哥哥們呢?”

    楊紳笑著伸出手:“少爺們回房間睡覺了,星星小姐也跟我來吧。”

    言星星想了想,沒伸出手,而是抱住了沈夫人:“楊叔叔,可是我今晚想和阿姨一起睡。”

    阿姨和媽媽一樣,又香又漂亮。

    楊紳一愣,稍微有些抱歉看向沈夫人,剛想解釋什么,被沈夫人三言兩語打了回去:“沒關系,今晚就讓星星和我一起吧。我會照顧好她的,楊助理放心。”

    言星星便一個勁的點著頭:“媽媽被爸爸搶走了,今天他們結婚,我就不和爸爸搶了。但是楊叔叔,你不要再搶走我的阿姨了。”

    楊紳:“……”

    童言無忌!別亂說啊!沈意爸爸也是出了名的護妻,和老板也差不到哪去啊!

    喜房里,言桉忍不住開口:“祁延,星星她……”

    祁延擦去她額間的汗水:“星星跟著沈總妻子走了。沒關系,就讓她幫忙照顧一晚上。”

    然后接下來,言桉就沒了太多思考的余地。

    兩人一起在海中沉浮,像是世界上最后兩條魚,只有彼此,只有我和你。

    ……

    第二天一早,飛了一天終于醒過酒的梁白羽重新飛了回來。

    海邊的日出從一望無際的海平面跳了出來,頃刻間,金黃色的光線噴涌而出,將整座島嶼籠罩在內。

    清晨的海風猛烈,將窗簾吹散一角,陽光趁機偷偷溜入房間內,灑在相擁的兩人身上。

    一片片銅錢草葉子,將兩人緊緊繞在了一起。嫩綠圓潤的葉片,跟著風微微晃悠。

    察覺到光線,睡夢中的言桉悶吭了一聲。祁延仿佛有所感,安撫的摸了摸言桉的頭發,眼皮動了動,指尖輕點,窗簾又被嚴實的蓋上。

    房間里,重新恢復昏暗。兩人再次沉沉睡去,嘴角帶著相似的弧度。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

    從此以后,每一天也將是美好的。

    ———正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完結,感謝大家一路支持~

    番外大概兩部分,一部分是親子綜藝,主六娃日常;一部分是修仙世界,主戀愛日常;

    下一本記得支持一下:《穿書后成六個孩子媽》

    文案:

    身為不婚主義者,葉輕穿成了一本書里的路人甲,一個人的日子過得和和美美。

    結果有一天,一個粉雕玉琢的三歲小娃娃擋在她面前,奶聲奶氣叫道:“媽媽。”

    葉輕:“???”

    又有一天,一對長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兄弟擋在了她面前,稚嫩的童音異口同聲叫道:“媽媽。”

    葉輕:“???”

    就這樣,葉輕一路被碰瓷,在莫名其妙成了六個孩子的媽后,一個男人出現了,深沉喚道:“老婆。”

    葉輕:“!!!”

    某天,一個小女孩拉著爸爸到一旁說悄悄話:“爸爸,媽媽給我講睡前故事的時候,揉了揉我的頭發,太舒服了,我一不小心就把尾巴給露出來了,媽媽好像看見了,怎么辦啊quq”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